体育在线 >> 2002世界杯 >> “怡冠杯”万元征文 >> 参赛征文

2002年6月04日10:09

征文-锦尘:从死亡的深渊站起

    2002年6月4日是平凡的一天,但对中国足球来说,却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天。中国队与哥斯达黎加队比赛的开场哨,将正式终结中国足球缺席世界杯决赛圈的历史。那么,站在世界足球的最高竞技舞台上,中国队应怎样舞蹈?这话题,其实不是今天才产生的,早在去年10月7日中国足球圆梦五里河起,它就摆在了我们面前并被日益广泛地谈论着。

    无疑,这实质是个态度问题。很欣赏米卢这句话:态度决定一切。我理解,这是强调我们无论做任何事,首先都要抱有一种正确的态度,虽然人的主观能动性是有限的,许多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因素会影响事态发展及最终结果,正确态度本身不足以使人心想事成,但如果背离了这一起码前提,我们所做的事必将变得面目全非甚至毫无意义。就此而言,中国队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去征战世界杯,自然就很重要。

    本来,这属于不二选择,在一切足球竞技场合,对任何参与者而言,除全力以赴、积极拼搏、锲而不舍、争取胜利外,不存在什么别的更正确的态度,这支“代表中国”的队伍更该如此。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样的天经地义过往竟成了不少人非议的对象甚至攻击的靶子,在他们眼里,好象抱着如此态度反而滑稽可笑或干脆就是一种罪过。态度之争,最典型的莫过于围绕中国队是否应力争小组出线、进入16强这一具体问题而产生的各式声音的交锋,这从去年12月抽签分组后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

    众所周知,中国足协对中国队从没提出过硬性的成绩要求,所以人们广为谈论的16强并不是什么正式目标。对此,除从专业角度就可能性大小进行细致、客观分析的外,支持者其实是希望中国队应有积极进取态度,反对者虽大多强调重在参与、体验、讨教、学习,鲜有明确提出放弃的,但却是实质上的主张中国队持放弃态度。另外,不得不提的是,还有某些人始终以开涮、攻击、糟蹋中国队为乐,挖空心思地把它贬得一无是处,仿佛不打垮它的志气、不灭尽它的威风便不罢休,这就已不是什么态度之争了,我只觉得他们可恶。

    不可否认,在参加世界杯的32支队伍中,中国队的确是弱者,从刚刚结束的同组的巴西战胜土耳交一役看,它们的实力都可谓远在我们之上,即使普遍认为不算强大的哥斯达黎加,其综合实力以公开信息看也肯定不弱于我们。但是,这能成为中国队放弃积极进取的理由吗?当然不能,且不说人所共知的实力并非左右比赛胜负的唯一因素,至少这样的态度是背离基本的足球竞技精神和践踏起码的绿茵应有境界的——塞内加尔和沙特就是正反两面镜子,该学谁不该学谁岂不是一目了然?

    根本而言,首次参加世界杯决赛阶段比赛的中国队,最终能不能打入16强甚至能不能进一球、平一场、胜一场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有没有去力争这些结果的态度。须知,就影响比赛胜负的实力、意志、机缘三个主要方面看,若失之于实力不济令人无可奈何,倘失之于机缘不助令人扼腕叹息,惟失之于意志不振令人不屑不耻。

    罗曼·罗兰对贝多芬《英雄》第一乐章发展部的诠释中有这样感人的一句:“被打倒的战士想要爬起,但他再也没有气力;生命的旋律已经中断,似乎已濒陨灭……突然,命运的呼喊微弱地透出那晃动的紫色雾幔。英雄在号角(法国号)声中从死亡的深渊站起。”我理解,“从死亡的深渊站起”正是一种深陷绝境仍不失奋力抗争的可贵精神,而面对强大对手、命运形同九死一生的中国队,征战的正确态度又何尚不该如此呢?

体育在线 2002年6月04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征文-球迷秦俑:亚洲日,痛还是快乐?

征文-玉笛书生: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征文-安岩:足球不是加减乘除

征文-张成革:美丽的童话

征文-晏扬:陆俊为中国足球长了脸

“怡冠杯”万元征文

体育在线

2002世界杯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