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2002世界杯 >> 32强 >> 中国 >> 小组对手

2002年6月14日09:53

土队一路高歌回驻地

袁崴

    48年的等待,不光等来了参加世界杯的机会,而且等来了16强,土耳其球员沸腾了。在球员们的建议下,大巴不停地按着喇叭,能打开的窗户都打开了,一路上伴着歌声,土耳其球员回到了驻地TOWERHOTEL.TOWER香槟相迎大巴一点点地接近主楼,看到门前这么多人在欢迎,车里的队员们又唱起来了,迫不及待地站起来,张望着,骚动着。车里的土耳其人下来了,居内什的脸上几乎笑开了花,一向严肃的土耳其新闻官也张着大嘴,更让人吃惊的是,韩国人还准备了香槟,香槟喷出了好高,还在车上的队员起哄的声音又响了起来,“LET'SPARTY!”我的英俊的翻译后来给我解释了队员的呐喊。这个时刻,没有人不在笑,下车的每个球员都在跟着底下的韩国人喊“土耳其”,巴斯图尔特是尴尬地笑,埃姆雷什不加任何掩饰地笑,于米特是发自心底的微笑,最后下车的哈坎·苏克则不见了几日的阴霾,又现出了憨厚的笑。成功混进大厅我是真的很想老老实实地在外面等着球员出来,但是看这里面晃动的一个个身影,我也是真的再也忍受不住了。“我可以进去吗?”韩国警察一丝不苟,一个劲地和我摆手。我知道他不懂英语,和他叽哩咕噜地说了一堆,装作很气愤的样子,叫他给我找出来一个能说话的人来。韩国人马上把土耳其的一个官员带了出来,真巧,正是我上午看到的那个娶了个韩国妻子的土耳其人。问题还是一样的,土耳其官员二话不说,“当然可以,进来吧,让她进来,谁也别挡她!”就这样,我大摇大摆地走近了大堂。

    德国人的危言耸听曾经让我有些打退堂鼓,但是,死也要试一下的想法让我最终恢复了勇气。巴斯图尔特过来了,“祝贺你!”我对他打着招呼,“谢谢!”巴斯图尔特看着还很和气,但是一直不承认自己是个土耳其人甚至不会说土耳其语,让我对他并没有什么好感,“和土耳其人在一起还适应吧?”我随便问了一句,巴斯图尔特没有听出什么其他的意思,挤出一个微笑,“还好!”

    接下来是伊尔汉,但是为此错过了于米特,和伊尔汗合影时,旁边又凑过来一个不知名的土耳其球员过来凑热闹。哈桑·萨斯走过时也被我“逮”到。而我从未想采访的阿西克则一直在我旁边走来走去,我祝贺他,他也祝贺我,都不知他到底祝贺的是什么。正在为自己的成绩沾沾自喜,危机终于来到了,土耳其警察把我无情地“请”出了门外。门口也呆不了了走出大门,我还有3个目标没有采访到,于米特、埃姆雷和苏克。于是,等待,忽然发现了埃姆雷探出的脑袋,“小孩子”还不懂怎么去拒绝,很顺利的,我就完成了采访,还不忘夸奖一下埃姆雷挑选的“阿玛尼”衬衫很有眼光。但是不一会儿,“保护”我半天的埃姆雷就搭车离开,热情的“BYE-BYE”只能更加刺激刚才被埃姆雷说“受伤”的土耳其警察。“ENOUGH!你一点都不配合我们的工作,你不能站在这里。”

    算了,3个人已经够了,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再也不能忍受这些土耳其警察,想起了赵本山的那个小品,“都是土耳其人,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你做你的工作,我做我的工作!你怎么总是来打扰我!”我喊道。“你的工作?你为什么不在球场时做?”土耳其警察回应。“你管我在什么地方做!我不愿意和别人分享新闻,知道吗?你这个大笨蛋!我最讨厌你们!”我斜着眼睛,做出了一副骂人的架势。“对不起,你必须离开!”土耳其警察继续用离开威胁我。“对不起,我在等车。请,你不要对我这样说话,只能让我恶心,如果我真拿着枪出现,你倒是不会这样猖狂了!”我干脆瞅都不瞅他了,“taxi!”我喊道,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只听到土耳其警察还在那里重复着我这两天一直听他说的那句———对不起,但那是我的工作……

    再见,土耳其;不要再见,土耳其警察!  

《21世纪体育报》 2002年6月14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面对媒体指责 信任危机 居内什:固执就是胜利

土耳其媒体夸赞球队 居内什:我没有食言

土耳其国内好评如潮:我们可以击败任何对手

土耳其队疯狂庆祝

土耳其队员相拥而庆

土耳其队替补席准备庆祝

中国

体育在线

2002世界杯

小组赛

C组(巴西、土耳其、中国、哥斯达黎加)

32强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