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2002世界杯 >> 铿锵评论 >> 南原看球

2002年6月27日13:42

实实在在地想念韩国

南原

    离开韩国已经快半个月了,在日本的繁忙曾经让我一度忘掉了在韩国待的20多天的日子,可是这几天稍微有些平静下来后,说实话,我是实实在在地想念韩国了。

    想念韩国,是因为韩国人民上上下下对中国人的友好,那种从心底里溢出来的认同之情是无价的。我们在西归浦、在光州、在汉城待的十多天里,不管是到哪里,包括小饭馆什么的,坐来来吃饭,都会有能说几句中国话的韩国人过来同我们聊几句。就连韩国的警察也和我们中国记者结下了深厚的友情。随同中国队撤离西归浦那天,说真的,那些天天陪着我们的韩国小警察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在韩国,我想起第一天所住的那间旅馆,我们因为电脑不兼容的缘故,第一天根本不能上网发稿,酒店老板开着车,带着我们满西归浦市转,找能上网发稿的地方。那是深夜十二点,开着车在西归浦来来回回找到了几家网吧,因为软件的原因,还是不能让我们在网上发稿。这些网吧的工作人员们,又着急地相互打电话,找工程师来解决。

    我们亲眼目睹中国队每到一个赛场,都会有许许多多的韩国人自发地和中国的留学生或者华侨们一起,到机场欢迎中国队。场面非常的热烈、活跃。

    在光州中国队首场比赛时,我遇到了一家四口专门从加拿大赶过来看球的4名加籍华人,他们祖孙三代专门为中国队首次世界杯的三场比赛而来。年轻的男主人和女主人非常有感触地告诉我,他们在国外待的地方非常多,从来没有遇到过像韩国那样对中国队那么友好,那么认同。在生活上、在价值观上,都如此。这种发自内心的友好,是任何金钱都买不到的。

    我想起韩国,在地下迷宫一般的汉城地铁里,我们一度迷失了方向,在我们几个中国同伴一块议论路线时,身旁的韩国人会把懂汉语的人推到我们面前,热情地为我们设计出最快捷、最省钱的路线。

    就边韩国队的球员们,也对中国记者非常的友好。我们在离开韩国的前夜,居然和当天战胜葡萄牙的韩国足球队入住在警备森严的仁川的一家酒店,韩国队的队长洪明埔和后防中坚柳相铁听说我们是中国记者后,都热情地用汉语向我们问好。

    想念韩国,是因为韩国队打出了自己的尊严、自己的气质,尽管对韩国队进入前四有各种说法,但是共认的一点是韩国队球员在场上拼尽一切的气质,是许许多多参赛球队所缺乏的。足球是需要力量和激情为基础的,这种力量和激情用再多的金钱,也不能置换。

    想念韩国,还因为韩国队打出了智慧的足球,这支以往被称为“亚洲拼命三郎”的球队,浑身有力,却拼不到实处。现在这支球队在来自现代全攻全守足球故乡荷兰国家队前任主教练希丁克的调教下,他们打出了真正的现代理念的足球。快速、灵巧、智慧加上原有的顽强、坚韧,其实是韩国队能够在天时地利人和的基础上绽发出绚丽的根源。

    最值得想念的是韩国民众一向心力,他们为自己国家球队助威的真诚和热情,是让许多功利的中国伪球迷们应当汗颜的。几百万人井然有序地聚集在城市的各大广场上,身穿红色的“红魔队服”,齐声高喊“韩国加油!韩国加油!”不论场上形势如何变换,但是加油助威的声势却毫不褪色。我们在仁川亲历了一场韩国队的比赛,就像是盛大的节日一样让人激动。只有这样的民族才会在亚洲金融危机爆发的艰难时候,举国百姓捐出自己的所有金银首饰共渡难关。这样的民族是值得尊敬的民族,也只有这样的国家队,能够有力量为着理想和信念,一直在场上拼至最后一分钟。他们没有眼泪,只有倔强。他们没有懊悔,只有振作后的再来。

    自力、自强是我们一直提倡的财富。在本届世界杯的韩国队和上千万上街激情四射、但却井然有序的韩国人身上,更让我们感悟颇多。

    在韩国的点点滴滴,让坐在日本横滨组委会的新闻中心里的我,至今仍然还在想念。

    本稿为世界杯特稿,未经特许,任何网站(含已经获得常规新闻转载授权的网站)请勿转载

体育在线 2002年6月27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巴西赢得比德国干净

埼玉世界杯体育场新闻中心不堪负载

追逐足球的候鸟也会有疲劳

横滨进行的另类世界杯激战

准点的新干线和世界杯纪念正品

世界杯上中国话不陌生

场外功夫更不能少

2002世界杯

铿锵评论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