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2002世界杯

2002年6月14日08:43

世界杯,让我再看你一眼

朱煜明

    3比0的比分彻底让中国队和世界杯说了再见,同时无论对球员、米卢乃至整个球队来说,也都意味着各自目标的落空,国人热望的世界杯到头来成了“一场游戏一场梦”。跟进球说再见对土耳其队的比赛,是中国队最后的进

    球机会,但中国队全部的努力除了换来一个门柱外,再没有一个像样的得分机会,不可否认队员尽了力,但来自先天的技术差距让中国队的进攻注定只能是只开花、不结果。

    中土之战,国家队保持了和巴西队比赛时旺盛的斗志,甚至比上一场更高,而且这种情绪并没有因为8分钟内连丢两球而消减。从比赛看,中国队在进攻的开始阶段打得还比较顺手,快速通过中场、左右边路的转移,很快就把球推进到土耳其队后场。但中国队的进攻套路都是来自于边路,可是助攻上前的两名边后卫的脚法成为中国队进攻功败垂成的真正原因。上半场,中国队的左路起球有5次,其中只有杨璞的一次传球成功地达到了禁区中路,而吴承瑛的三次传中都被对方的队员挡出;右路的李霄鹏是传中质量最好的球员,但由于对方对他的逼抢比较紧,因此很难得到从容起脚的机会;徐云龙只有一次传中,那次传球又高又偏,直接飞出了左边底线。上半场,中国队还获得很多定位球的机会,但是吴承瑛主罚的无论是任意球还是角球,都是绵软无力、落点极差,米卢每次看到定位球都会站起来,但事后,他的脸上总是掩饰不住的失望。传中质量低下,让锋线“郝杨组合”没有用武之地,罚角球时压上的李玮峰和杜威也屡屡无功而返,这样来来回回不仅耗费的是队员的体力,更重要的是队员之间彼此丧失了信任。

    上半场,中国队最成功的战例,还是郝海东上演了他在联赛的绝活,利用突然启动摆脱对手,下底传中,杨晨中路包抄,当时杨晨采取的是右脚的外脚背垫射,除了球没进,郝海东的传球、杨晨的动作组合得近乎完美。事实证明,中国队的进攻还是得依靠原有的老套路,米卢的思路夭折在队员的基本功上。

    下半场,基本上中国队是在打反击,郝杨下去后,曲波的稚嫩一显无遗,第75分钟,曲波接队友的传球在禁区前射门,当时前方并没有防守队员,但他的射门还是偏出,当时教练组的成员都站了起来,当看到球滚出边界后,大家纷纷指着场内比划着说什么,这个机会丧失了,中国队此后再也没有更好的进球机会了。跟上场说再见中国队的世界杯之旅结束了,对多数球员来说,他们得到了亲身比较差距的机会,但对于有几名球员来说,他们应验了米卢世界杯前说的话,“有人虽然去了,但可能1分钟也上不了场!”区楚良、张恩华、高尧、安琦就是四个不走运的人。

    中土之战还没开始,就明显知道区楚良不可能上场,在国家队观战席上一片醒目的桔黄色背心中,区楚良穿着一件蓝黑色圆领衫显得卓尔不群。区楚良很清楚自己在国家队的位置,所以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副轻松的样子,他曾告诉过记者,“能来世界杯已经很幸运了,对我的职业生涯算有了一个交待,上不上场已经不重要了。”话是那么说,但区楚良在比赛时,还是非常认真,在一排翘着二郎腿的观战席中,他一人长时间地托着下巴观看比赛,正在学院进修的区楚良不会放过任何一次学习的机会,更何况是世界杯,将来他上升为教练的话,这些都是宝贵的财富。

    记者看到张恩华和高尧在上半场35分钟的时候,他们开始边看球边压腿,记者以为他们下半场能得到在世界杯亮相的机会,特别是张恩华赛前关于他上场的呼吁很高,但当比赛进行到68分钟的时候,米卢叫于根伟和曲波准备上场时,张恩华当时脸上挂着的笑容凝固了,他在世界杯上最后一丝的幻想都没有了。和他一样不能接受的还有祁宏,本来他俩离迟尚斌最近,就是为了米卢招呼后能尽快准备,当看到于、曲二人跑向米卢后,祁宏停止了动作,呆呆地看着米卢。颇能理解祁宏心思的张恩华拍了拍祁宏的肩膀,没有说什么,迟尚斌也和祁宏说了几句,然后张恩华和祁宏带领一干替补回到观看席。这时候,张恩华往妻儿所在的看台望了一眼,然后转而注视比赛。比赛结束时,国足将士在场内向中国观众致意,只有张恩华和迟尚斌站在场边,他可能已经把自己排除在队员之外了。

    高尧不可能得到上场机会的命运随着肇俊哲的出色发挥已经决定了,虽然他是个多面手,但在国家队他被定死的角色就是后腰,肇俊哲都挤掉了祁宏,更不要说他了。整场比赛,高尧没有和队友说笑,面无表情地看完了比赛。安琦在国家队就是二号门将,中土之战特定的意义也剥夺了他上场的机遇,米卢把换人的三个名额都集中在了进攻队员的身上,证明他还是希望能以进球的突破来结束自己执教中国队的历程,安琦自己也明白这点,赛前他就知道了自己无法上场的消息,套用他经常对记者说的那句带着大连腔的俗话,“顺其自然吧,保持平常心”。好在对年轻的安琦来说,他还有机会。跟米卢说再见其实,米卢早就萌生了退意,十强赛结束后,他本来就有功成身退的意思,但因为经受不住带领中国队在世界杯延续奇迹的诱惑,最终他还是选择了留下,但经过世界杯后,米卢肯定要和中国队说再见了。

    米卢不止一次说过,带领中国队让他心力交瘁,东西方文化的不同,使他的很多做法在中国备受非议,好在他一直顶了下来。但世界杯的比赛,应该说是确确实实地证明了中国队就是他估量的那种水平,实现奇迹也需要基础,米卢已经在接受采访时承认:“中国队员最缺的就是一种足球的灵巧,南美小孩子在街头足球阶段就已经学会了,这些靠人来教是教不会的!”带领中国队进行的三场比赛,对米卢来说可能是一生中最受折磨的,也是最累的。这三场比赛,分别有着不同的目的,尽管米卢竭尽全力,几乎站着指挥完270分钟的比赛,可是结果还是让他大失所望。第一场比赛,米卢频繁地起立,他沙哑的呼喊声也没能唤起队员们的注意力,第一场比赛的失利根本上已经粉碎了他对中国队在世界杯的全盘设想;第二场,米卢为了尽可能阻止巴西人的进球,依然站在了球场边上,除了中国队的开场还能让他满意外,其余时间他能做的就是看着巴西人进球,最后中国队不是依靠自己的努力,而是仰仗巴西人的放松才保全了颜面,那时米卢已经心灰意冷。在中土赛前,米卢已经开始有意无意地把沈祥福推向幕前。中土之战,沈祥福多次在米卢的身后站立观看比赛,当中国队第8分钟就被对手攻入第二球时,米卢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倒是沈祥福像主教练一样走到场边喊队员,看到反响不大,米卢才从椅子上起来也跟着招呼起来。

    此后,米卢在下半场多次在场边和教练组讨论着战术问题,这时他已经不是昔日当断独行的主教练了,这时他更多的还是把决策权交给了中方教练。中场休息时,还是金志扬先拿着指挥板跟邵佳一讲解上场的要求,然后米卢才和胡利奥又在佳一临上场前叮嘱了一遍。比赛进行到第84分钟时,对米卢来说已经提前结束了。土耳其队打入第三个球,米卢彻底安静地回到了座位上。

    对米卢来说,带领中国队的世界杯之旅肯定是不快乐的,当在中国队身上再也找不到“享受足球”的快乐,他最终将选择离开。跟国家队说再见世界杯结束后,对于一些老队员来说,将带有完成夙愿的味道退出国家队,这些大佬半辈子奉献给了中国足球,到最后世界杯变成了他们的退休证书。

    范志毅在比赛前夜知道自己无法上场后,就透露了退出国家队的决定,虽然这种想法由来已久,但他宣布的时机和场合却不愉快。通常范志毅在大赛的时候很少伤病,这也因此促使他成为中国队领军人物的原因。可从热身赛开始,范志毅就开始受伤,第一场比赛时,范志毅发挥失常,受伤下场,后来求战欲望极其强烈的范志毅一直没有得到上场的机会。此间,范志毅接受记者采访时,一再强调自己所受的伤不会影响上场,言谈话语间流露出某种情绪。中土比赛开场时,范志毅也曾两手托着下巴仔细看比赛,当看到连失两球后,他还时不时地和旁边的马明宇交流着什么,第10分钟,他利用李玮峰跑到场边的工夫还和李玮峰说了一下防守注意的问题,可以看出,虽然范志毅在场外,但他还是对场上中国队的表现非常焦虑。当比赛进行到第58分钟的时候,这种焦虑变成了愤怒,在邵佳一被红牌罚下后,范志毅居然比邵佳一还先走回了休息室,此后再也没出来。

    郝海东得到的上场时间比自己当初预计的要多,能参加世界杯,对郝董来说已经无憾了,此后他将专注自己在商业方面的事务,足球自然下降到副业的地位。郝海东当然希望自己能进个球,联赛中甚至都不能打满的他,在世界杯居然能打满全场,中土比赛时,曾有一个球,对方后卫头顶回传守门员,郝海东当时努着劲拼命去追,记者所在位置正好和他跑动的方向迎面,当时郝海东脸上的表情已经痛苦到极限,这在他以往的比赛中并不多见,由此可见世界杯在郝董心目中的地位。

    还有两位没上场的大佬:马明宇和区楚良,参加世界杯对他们来说,都是职业生涯中的锦上添花,他们二人都已经定下了归期,安排好了后路。马明宇打完今年联赛,就将退役,他正在筹钱准备开一所足球学校,区楚良正在上学,退役后他的选择将是当教练或者从商。跟世界杯说再见看到日本和韩国队的表现,中国队应该清楚当初从十强赛能出线,是多么大的侥幸,这次参加世界杯对曲波、邵佳一、徐云龙、杨璞等人来说都是宝贵的经验,他们的这次经历将成为下届世界杯成熟的必备条件。但正如杜威曾说过的一句话:“下届世界杯还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冲出去呢!”

    打完世界杯比赛,队员们谈到最大的体会,就是看清了自己和世界强队有多大的差距。以前中国队踢球,更像是闭关锁国,教练和队员们都承认,我们甚至连身边对手的实力都不够了解,中国已经被日韩拉开了差距。金志扬说过,发现差距是好事,虽然会有阵痛,但至少可以让我们找到症结,开始重视青少年的培养。米卢这次带领队员参加世界杯,在某种意义上说,是年轻人的舞台,他不会有中国传统的论资排辈思想,他已经通过实际行动指明了中国足球未来的着眼点。

    对像祁宏、于根伟、杨晨等中生代球员来说,这届世界杯已成绝唱,下届世界杯能否参加都还是个未知数。杨晨告诉过记者,他把本届世界杯当成了第一届也是最后一届,下届世界杯的时候自己已经32岁了,可能想踢也已经踢不动了。祁宏每次比赛后,都会主动和对方换球衣,这里固然有收藏的意思,但更多的还是为自己参加的世界杯留下怀念的线索。还记得中巴之战结束后,提前下场的祁宏回到场内就是为了找卡洛斯要球衣,但傲慢的巴西人只是握了握手就婉拒了他,试想一个平时给惯别人气受的球员如果还能参加下届世界杯,他怎么会作出如此举措。对这些中生代球员来说,他们的心态和那些世界杯后即将退役的老球员没什么分别,世界杯属于年轻一代的事实已经明摆着了。  

《21世纪体育报》 2002年6月14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家属团”普遍失望

差距差距还是差距 中国男足世界杯报告

米卢:我非常乐意再次来中国执教

两脚门柱写进中国足球历史

体育在线

2002世界杯

中国

小组赛

C组(巴西、土耳其、中国、哥斯达黎加)

32强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