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国内足球 >> 甲A >> 京辽德比战 >> 北京三元
 
2003年4月09日10:53

曹国俊喜欢去赌城 辽足俱乐部只是提款机


  很多人说曹国俊并不是什么大款,说辽足俱乐部和辽宁队就是因此而潦倒。曹国俊脸上挂不住,经常站出来说自己的腰包如何如何硬实,说自己在辽足俱乐部扔进去多少多少银子,一副非常委屈非常愤怒的作派。而作为一名长期跟随辽宁队的记者,我身边那些从辽足俱乐部逃出来或者正准备逃出来的人却不这样想,他们认为辽足俱乐部和辽宁队的穷不是因为曹国俊的“穷”而起,而是因为曹国俊的所谓“硬”使然。

    在跟随辽宁队采访的日子里,我从“曹氏”辽足俱乐部高层听到的声音与下层的声音截然相反,许多已经不在高层停留的人在屁股离开座椅之后立即反戈一击,将曹氏的大话一一点破。熟知辽足的人士中流行着一句话,“辽足是个播种机,辽足是个提款机……”

    卖球员的钱都哪去了

    辽足的钱从哪里来,辽足的钱又到哪里去了?除了曹国俊和身边的几个心腹之外,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辽足俱乐部虽然有自己的帐号,但帐面上很少有钱。俱乐部的财务人员是曹氏集团派来的,辽足的日常用度都要向集团申请。可以说,俱乐部是一个空壳,是一个摆设。

    就在本赛季初,辽足球员因为拖欠工资奖金而苦恼时,曹国俊在董事会上信誓旦旦地提出了新赛季的发展举措,而且安慰其他俱乐部官员说,波导(上赛季冠名商)、南京(收购辽宁星光俱乐部)方面的欠款一到就可以缓解危机了,几位不知真相的俱乐部官员还以为钱马上就来了,于是再去安慰这帮蒙在鼓里的球员。

    据说,当时俱乐部的总经理程鹏辉就是被曹国俊以花言巧语打发到成都去与球员签约的。但时间一天天过去,球员工资卡里始终不见企盼已久的工资和奖金,大家开始起疑,程鹏辉也开始发毛,反复问钱怎么还不到。曹国俊说快了快了,不要着急,先糊弄糊弄球员,拖几天再说。拖来拖去,程鹏辉顶不住了,也不好意思往球队跑,他也害怕球员跟他要钱。但是,连程鹏辉自己也没有想到,他还是被曹国俊玩了一把。

    事后很多人才知道,波导的钱早就打到了曹国俊指定的帐户上,南京方面收购辽宁星光俱乐部的钱也在不久后到位。那么钱哪里去了?谁也不清楚。在程鹏辉愤然离开之后,曹国俊的一名心腹刘佩军在球员面前闭口不谈钱的问题。有球员问,张玉宁他们转会的那笔2100万元收益哪里去了呢?刘佩军回答说,这笔钱还了贷款。贷款指的是当初辽足俱乐部收购辽青时向沈阳中信实业银行和北京某建设银行借贷的2000多万元,而俱乐部的另一笔收益用来引进外援和外教了。这些解释似乎合理,其实是撒了一个弥天大谎。辽足俱乐部其实早已将沈阳和北京的银行贷款延期一年,还的只是利息。至今,沈阳中信实业银行依然在追讨这笔欠款。

    曾经在辽足俱乐部高层工作过多年的一位人士给我算了一笔帐,从1995年辽足降级时起,曹国俊卖出的球员大概有48人。最开始是姜峰被卖到重庆,李东波被卖到北京,宋黎辉去了山东、庞利去了上海。接着,曹国俊卖球员的兴致大增,曲圣卿去了上海,肖战波去了青岛,加上最近的一次大规模拍卖行动中的张玉宁、曲东、李尧等球员,还有曾经作为辽足后备力量的辽宁星光俱乐部,辽足在这几年的收益至少有9000万元之多。对于曹国俊来说,辽足俱乐部让他名利双收。

    至今拖欠股东几百万

    张桐坡是辽足俱乐部股份制的鼻祖,他曾经与曹国俊是不错的朋友。但最近在谈到曹国俊时,这位豪爽的东北人也迫不及待地骂起娘来。说到底,还是因为钱的问题。当初曹国俊到辽足来几乎是空着手来的,一分钱没花就从张桐坡那里拿走了股份。当时都是朋友,讲义气,钱的事根本就没怎么提。但到了21世纪,张桐坡还是一分钱没拿到。“我到北京去找他,怎么也找不到他,我给他打电话,他从来都没有接过。欠我那么多钱,跟没事一样!”张桐坡怎么愤怒也是枉然。着急上火的是这些债主,而作为欠债者的曹国俊并没有因此而影响其丰富的生活。很少有人看到曹国俊有缺钱的时候!

    虽然曹国俊在钱的问题上一丝不苟,但这种一丝不苟也是分对象的。辽足俱乐部在沈阳的几年里,俱乐部的报帐单中经常出现化妆品、高档服装以及娱乐场所的发票。曹氏企业属于家族式管理,这些发票大多来自曹国俊的几位心腹。相反,辽足俱乐部准备在沈阳北郊修一个基地,钱却始终拿不出来。没办法,俱乐部只好先雇佣了几个民工去平整场地,他们随后居然跟民工也赖起帐来。直到今天,辽足俱乐部在沈阳的办公室依然时不时地有人来要帐。

    最近,已经退役的前辽足球员于飞出现在北京,目的不是叙旧,而是讨要拖欠了好多年的工资和奖金。与他具有同样遭遇的人还有很多,比如被卖到南京去的辽宁星光俱乐部的30多名球员,至今也没有拿到俱乐部三年前许诺的300万元晋级奖金,而转会出去的张玉宁、李尧和曲东也没有拿到拖欠的工资和奖金。这些人不是不想找俱乐部索要,可这么多年来他们深深体会了跟俱乐部要债的烦恼。加上比赛的压力,只好将这份艰巨的工作交给家人来完成。而在对待债主上门的问题上,辽足俱乐部上下都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敌进我退,敌退我回,敌逼我赖,敌怒我跑”。当初八路军用来与鬼子周旋的游击战术在辽足俱乐部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和运用。

    但是,辽足俱乐部的赖帐还是把年轻人逼急了。已经与辽足俱乐部没有什么关系的南京有有队球员在沈阳找好了律师,准备拿起法律的武器来捍卫自己的权益。他们与辽足彻底摆脱了干系,在不受俱乐部的挟持后才敢揭竿而起,否则他们也害怕俱乐部会在暗地里做什么手脚。

    在香港和北京有豪宅

    曹国俊对债务这个概念也失去了敏感度。确实有辽宁的几家企业拖欠赞助费,但这些钱不足以让辽足俱乐部彻底摆脱危机,曹国俊自己也清楚。所以,有了点钱之后,他就立即不见了。

    曹国俊的生活是很风光的,这与他是中国的名人有关。之所以是名人,是因为他是辽足俱乐部老总。辽宁队和辽足俱乐部有幸在最近几年成为中国足球报道的曝光冠军。曹国俊首当其冲,他以一个成熟商人的魅力征服了不少人。被征服者包括从黑龙江到北京寻求发展的一位通俗歌手,以及一位香港的艳星。一位曹国俊的朋友说,老曹在北京有一套价值600多万元的房子。这套房子是2002年购买的,当时正是刚刚到北京的辽足俱乐部的困难时期。还有人说,老曹在香港购买了一套2000多万人民币的豪宅。

    曹国俊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他知道该如何利用辽足俱乐部达到自己的目的。一位已经从俱乐部出走多年的人士披露,就曹国俊而言,辽足俱乐部是他惟一可以拿出来能够向银行作贷款作抵押的东西。这么多年来,曹国俊没有向俱乐部投过什么钱,尽管他反复说自己花了多少钱,但最后这些所谓的投资都从俱乐部经营运作的收益当中抽了出去。所以,辽宁队在中国职业足坛一直是穷人,而曹国俊依然生活得比较滋润。

    可是,这么多年的言而无信逐渐使曹国俊在圈子里坏了名声,去年和今年他反复以辽足俱乐部作抵押到数家银行寻求贷款一个亿,但没人敢放贷。而他还试图让辽足俱乐部到香港特区借壳上市,也被严谨的香港证监会婉拒。这对曹国俊的打击很大,也使他感到力不从心。于是他想到把辽足出手。对他来说,出手是最后的一锤子买卖了。在与辽宁省政府从香港找来的一家公司的谈判当中,曹国俊要价1.2亿元,经过几轮讨价还价之后变成9000万元成交。但第二天一早醒来,曹国俊又加了700万元。

    2003年初,曹国俊频繁往来于美国和中国之间。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以成功人士自居的曹国俊喜欢去赌城。但是,两个多月前的一次美国之行,导致俱乐部的财政更加紧张。曹国俊不得不使出十八般武艺来使自己摆脱这场危机。到目前为止,没有人知道曹国俊到底是怎么摆平的,只知道俱乐部因此而手头紧张。

    这似乎可以解释辽足在2003赛季为什么遭遇空前危机。张玉宁等几名球员的转会收益是2100万元,辽宁星光转让费是1800万元(拖欠300万元),去年波导赞助费是1600万元,而外援外教的费用只需要800万元,辽足球员拖欠的工资和奖金1000多万元,算来算去,俱乐部怎么都可以活得比较轻松。但实际上,辽足的收益中有相当一部分被用来应付曹国俊的个人危机了。

    对曹国俊非常了解的几位人士透露,老曹从来没有像今年这么急切地想把辽足脱手,甚至7500万元现金就可以将股份转让出去。对于这个非常隐私的数字,曹国俊在公开场合从来不承认,但在私下里四处寻找买家。现在,辽足俱乐部这张信用卡已经严重透支,信誉度也空前低下。看来,辽足俱乐部在北京已经完成了提款机的作用,该提出的钱也都提得差不多了。

《足球周报》 2003年4月09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辽宁方面不满冠名“北京” 怒揭“怪”现状

转让计划悉数出炉 东药集团加紧收购步伐

辽足协特使搅局:“辽宁北京三元队也不行!”

请外教不为战术为包装 辽足队员逼佩内夫下课

辽足补齐所有欠账 工资奖金全部打到卡里

否认有企业收购 张曙光:不如直接扶植辽足

辽宁省足协辽足同时封嘴 双方“暗战”开始

辽足买家不断扩展 万林集团开价8500万

马林“起身”首战金德 与托尼较量影响地位

佩内夫成第一个下课主帅 辽足“保加利亚帮”失宠

京辽德比战

甲A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