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国内足球 >> 甲A >> 大连实德 >> 新闻快递
 
2004年5月08日14:35

马林:大连人的沈阳情结 生活重心始终离不开足球

沈晨


    “人的一生要扮演无数角色,有的是可以选择,有的则是你无法选择的。我常常想,自己也许生来就是要围绕着足球去演绎不同的人生,所以当球员也好、做教练也罢,生活重心始终离不开足球的牵绊。有人说这就是命,是你一生下来注定要走的路”,一杯清茶、一包香烟,马林在他那本已经被写得密密麻麻的训练日记上,轻轻地写了这段让他沉吟良久的人生感悟。

    马林是地地道道的大连人,可是到目前为止,他创造的所有辉煌与荣耀都与沈阳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每当有人问他,大连和沈阳两座城市哪个更让你心仪、和哪座城市感情更深时,马林总是在取舍之间难以定位,“怎么说呢,大连是生我养我的地方,虽然我没能常住大连,但每次想到家乡,都有一种温暖的感觉,这是与生俱来、割舍不掉的血缘感情。沈阳则是我立业、创业的地方,我是在到沈阳之后才开始接受更加系统规范的足球训练,并获得了很多荣誉。如果说大连是我的家乡,那么沈阳就是我的第二故乡,两者之间没有轻重,它们在我心中都是画等号的!”

    说起和沈阳的渊源,那要追溯到29年前。当时马林只身从大连来到沈阳,那一年马林只有13岁。俗话说,“青春易逝、红颜易老”,马林说,他把人生最宝贵的十余载青春都献给了沈阳,献给了他最挚爱的足球运动。

    在当时的那个年代里,家家基本都是兄弟姐妹成群,而作为独生子的马林自然显得有些与众不同。不过,对足球的喜爱却使他与同龄孩子没什么区别。童年时候,马林的家离大连体育场特别近,因为这个便利条件,马林不但可以偷学球技,而且可以经常免费看球。与生俱来的兴趣加上耳濡目染的熏陶,使他很快便走上了足球这条道路。13岁那年,小小年纪的马林和柳忠长、李义、潘廷贵等一起被选入辽宁少年队,从此和沈阳结下了不解之缘,而马林的足球星途就此展开、一发不可收拾。

    马林是真正品尝过辽宁足球十连冠甘甜的功臣之一,但对于那段可以被称之为奇迹的足坛佳话,马林却很少提及,在他看来这些不足以成为他向世人炫耀的资本。的确,论速度,马林并不很快;论身材,他只有1.77米,所以常常有人向他提出是什么绝活使他成为当时国内的“第一攻击手”,每每此时从马林的口中通常只吐出两个字“意识”,这也是现在的马林以一位主帅身份传授给弟子的成功秘诀。

    从13岁加盟辽宁少年队到33岁重回大连万达队效力,马林在沈阳整整度过了20个春夏秋冬。在沈阳、在辽宁队,马林饱尝了作为一名足球运动员可能经历的所有快乐、骄傲和那一去不复返的青春岁月,数之不尽的头衔让马林在球迷中有了“中国贝利”的美誉,不过,纵然头顶无数冠军也无法扫去笼罩在马林心头无缘世界杯赛场的阴霾。所以,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还是运动员的马林便在心底埋下了一颗梦圆世界杯的种子,他相信总有一天,中国人会到世界杯赛场上扬眉吐气。

    --接手辽足挑战自我

    “缘分这个东西真是很奇怪,剪不断理还乱。当1995年我从辽宁回到大连时,以为就此和沈阳的缘分就这么断了,不可能再回来了。哪成想,真正的教练生涯却又是从沈阳开始”,马林永远也不会忘记刚接手辽足的那段日子。

    不过,甲A帅位并不好坐,在马林上任后率队打了几场胜仗后,一道任何教练都逃脱不了的“下课”问题便摆在了他面前。去年1:2兵败鞍山后,主帅马林“辞职”的消息如一颗炸弹,将本已不堪一击的辽宁队再次逼到了火山口上。

    性情中人的马林在辽宁队里很有震慑力,佩内夫执教辽足期间,马林的头衔虽然仅是中方教练组组长,但队员们似乎更信赖也更佩服马林的人品和执教能力,而马林的上任的确给辽足注入了一股新鲜力量,球队成绩的迅速反弹让俱乐部高层对当初的决策感到欣慰。不过,随着末代甲A的争夺进入白热化,一双双“黑手”从各个方面袭来,这让“穷”字当头的辽足陷入了异常尴尬的境地,特别是当赛前散布的各种传言每每与赛后结果惊人相似的时候,不得不让人对场外力量过多地涉及比赛而感到恐怖,就在辽宁队主场迎战四川队之前,辽足内部突然有人自爆被某北方球队用150万元收买的秘闻,虽然该队员称他最后拒绝了对方的“好意”,但赛前爆出这样的消息对辽足而言总不是一个好的前兆。果然在外援卡林“铁树开花”之后,一球领先的辽宁队莫名地陷入了被动的局面,最终被四川以2:1反超。鞍山主场两连败让铁杆的鞍山球迷欲哭无泪,“马林下课”的声音也首次在鞍山体育场的上空响起,因为早在辽足0:1负给申花之时,马林就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承诺:“辽宁队一定会在下一个主场打一场漂亮的胜仗来回报鞍山球迷的厚爱”,所以对于1:2反胜为败的结局,心高气盛的马林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老实讲,当时我对球队输掉比赛的确是无法接受,也许是无法面对这个事实,我的心脏突然加快跳动,当时的情绪根本不能再参加发布会。所以为了避免让更多的人在发布会现场等我,临时决定让程强替我出席,不明就里的人当然会以为我赛后马上就丢掉帅印了”。谈起这段“下课”谣言,马林至今仍心有余悸,“我不是那种输不起的人,更不是逃兵。我当时只想让自己平静一下”,马林说,人这一辈子不可能总是一帆风顺,有些困难、挫折也是人生当中不可缺少的磨砺,“如果说,在年少时天不怕、地不怕,那么步入成年人的行列就会在沉稳中多一分清醒和责任。”

    也许是经历了太多的大起大落,人到中年的马林对自己的心态也把握得越来越好,面对着外教“咄咄逼人”的气势,马林非但没有一丝恐惧,相反对自己的能力更加自信。“外籍教练的确是有许多先进的足球理念,不过最终能够撑起中国足球大梁的还是我们自己人,毕竟还是我们这些国内教练最了解现在的球员,而且国内教练的敬业态度是外教所不能比拟的,外籍教练可能在一个半小时的训练课上很认真,但训练结束以后他们就会离开球队,而中国教练会和球员们同住同吃,这种互相了解的程度是外籍教练所无法达到的。”

    --嗜书如命源自ESPN

    在足球圈里,很少有哪位教练对书的痴迷程度可以和马林相提并论。无论到哪里,在马林的手边总是有书的陪伴。马林说,读书可以让人变得思路开阔、头脑清醒,最重要的是可以通过读书学会人生的哲理。

    说起马林的人生经历就不得不提及他短暂的足球解说生涯,而正是那段留洋生活使马林养成了爱读书的习惯。

    从大连万达队退役后,马林曾到大连顺发队当了一年领队。1998年,马林突然从忙碌的工作中“退”了出来,他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规划,是继续从事足球工作,还是摆脱足球开始一种完全不同于从前的生活?几经抉择,马林还是决定留守自己欲罢不能的“足球阵地”,而那时ESPN卫视体育台正缺专业的足球解说员,于是通过好朋友的引荐,再加上此前自身辉煌的足球履历,他便很自然地来到新加坡开始了自己的解说生涯。

    马林至今还记得第一次坐在主持人刘勇身边解说球赛的情景,“我一直认为自己是那种从来不怯场,多大的阵势都敢上的人,但是第一次坐在电视镜头前的那种紧张和不自在还是让我始料不及,而也正是从那时开始,我真正理解了‘隔行如隔山’这句老话的真正涵义”,虽然马林现在回忆起那段第一次的解说经历时说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把这特殊的“第一次”坚持下来的,但毋庸置疑,专业的角度和内行的点评很快便使他的解说风格独树一帜。

    那段时候的马林经常要往返于新加坡和大连之间,虽然他在ESPN卫视体育台附近租了一套房子,但在异乡的孤独和苦闷还是常常在万家灯火之时燃起马林对家的思念和牵挂之情,当时排解寂寞的惟一方式就是读书,所以当时为了摆脱寂寞的爱好一下子成为马林至此保持下来的习惯。

    马林看书的品种很杂,各类题材的书籍他都不会放过,不过,最让马林钟情的还是那种人物传记和战争题材的小说。在这些历史人物身上,马林总能找到“以史为鉴”的例子。记得去年年底在征战上海申花队之前,马林在沈阳桃仙机场候机时买了一本描述一位枭雄的人物传记,书中的喻义与辽足此番上海之行的场外意义不谋而合:清清白白做人。果然最后辽足用客场大胜粉碎了外界揣测辽足有可能卖球的谣言。

    --对家庭充满愧疚

    马林在外人面前很少提及自己的家人,也从来没有听他讲过因长期在外征战而无法回家团聚的抱怨。“选择足球这条路就意味着和家里聚少离多,也意味着要失去许多常人可以拥有的东西。这点我深深地了解,而我的家人也很体谅我的苦衷。”

    虽然如此,可马林还是时常会对自己的父母、妻子和儿子产生一种愧疚感,“我是家里独生子,从小就离开父母到沈阳踢球,家里的两个老人很少能体会子女带给他们的快乐和幸福。我的爱人和孩子都很不容易,从我和妻子谈恋爱到结婚有了儿子,我们都是聚少离多。儿子今年上初三,正是关键时刻,即使孩子生病我都不能回家照顾,但是他们特别理解我,从来不埋怨什么,当我事业出现挫折的时候,他们还打电话给我安慰,这让我特别感动”,正因为亏欠家人的太多,所以马林只要有时间就一定全力去尽作为一个儿子、丈夫和父亲的义务和责任,“只要有机会,我都要回家陪陪他们,陪老人打打麻将,有意识点炮输给他们,或者说些笑话哄家人开心。”

    和许多子承父业的家庭不同,马林的父亲不是专业球员,但马林却在足坛上创造了无数辉煌。如今,马林的儿子已经长大成人,他会不会去梦圆父亲没有实现的世界杯心愿?“老实说,我儿子对足球并不感兴趣,所以他也不可能成为职业球员。我觉得孩子走哪条路还是让他自己来选择吧。其实无论从事哪项工作,只要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出成绩都是同样让人尊重的。”

《球迷》 2004年5月08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大连实德

甲A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