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国内足球 >> 国内足球专题 >> 国奥冲击12强赛 >> 国奥行动
 
2004年3月01日10:17

曲波退队7小时全记录:心不在焉去4地方犯6错误

赵震


    昨天下午,未能入选国奥队出征韩国21人名单的5名国奥队球员已经提前离队。按照教练组的安排,这些队员将先返回家中休息几天,3月4日再飞往武汉与国奥队大队人马会合。不过,曲波却是一个例外,此次离队之后,他将暂时不再返回国奥队当中,而是回到青岛队中训练,这也让曲波成为了继张亚林、吴伟安、宗垒之后的第四名国奥队离队球员。这次离队也意味着:如果未来的预选赛里,国奥队当中不出现大的伤病,曲波已经提前结束了他的国奥队征程。

    不再归队是曲波个人的选择,在周六晚上确定了最后的21人出征名单之后,沈祥福和教练组挨个找离队的队员谈话。在与曲波谈话时,沈祥福先是让曲波别有包袱,同时肯定了他对球队做出的贡献。而在谈到随后的安排时,沈祥福表示可以由曲波自己选择。即可以选择在3月4日到武汉与球队一起会合,继续训练,也可以选择先回到地方队训练。

    在经过短暂的考虑之后,曲波主动表示自己还是希望先回地方队训练,同时他表示,自己如果状态恢复得好,一定先向教练组汇报,要求归队,如果国奥队需要他,他随时可以到国奥队当中报到。沈祥福也表示尊重曲波个人的决定,让他先回到青岛队当中恢复状态。

    随后曲波解释了自己选择离队的原因,他说:“我这段时间的状态的确很差,没有能够入选与韩国队的比赛名单在我的预料之中。以我目前的状态,即使留在国奥队中也很难发挥太大的作用,还不如先回到俱乐部里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好。”而沈祥福在解释曲波的离队时表示,主要是目前曲波个人的状态太差,跟不上全队攻防的节奏。

    在离开国奥队之后,曲波将先返回天津的家中休息三天。3月4日他将返回青岛,向颐中俱乐部报到。因为青岛颐中的一队目前正在土耳其进行训练,而为曲波办理前往土耳其的签证已经不可能。所以在回到青岛之后,曲波将先跟随青岛俱乐部的预备队进行训练,在下个月一队回国之后,再与青岛的大队人马会合。

    因为国奥队集训人数众多,所以曲波的此次离队实际已经宣告了他奥运会预选赛之旅已经提前结束。从当年的沈家军绝对主力到今天的提前离队,曲波以另外一种形式让人们感到了惊讶。在惊讶之余,我们只能希望这次挫折是曲波下一次成功的一个起点。

    绝对纪录 分手总要在雨天    

    23岁的曲波告别了国奥队。在告别的前晚,沈祥福和他谈了一次话,给了他两个选择,可以在国奥继续练,也可以选择回地方队。曲波选择了后者。用曲波的话来说:“我的国奥队征程提前结束了。”

    从下午1点30分到晚上的20点30分,曲波心不在焉地去了四个地方,犯了六个错误:

    12:10 浦东新区金桥路

    刚刚在一个小时前空降上海的我,正在寻找一个能够填饱肚子的地方。电话响了,号码是曲波的,5分钟之前我给他打电话,他没有接。

    “你在哪儿?”曲波问。“我在上海,刚到的,你呢,准备干什么?”“去韩国啊,和国奥队一起。”“别想骗我了,报纸都登了,去韩国的名单没你。”我毫不留情地揭露这家伙的谎言。电话那边是曲波诡计没有得逞的干笑,然后他说:“你那边打车方便吗?我一会儿和教练请完假后要进城,你帮我叫个车过来,我这边打不到车。”“好啊,你准备好了之后,给我打电话吧。”就在我要挂电话之前,曲波突然说:“你下午没有事吧?”“没有啊。”“那好,你陪我逛街吧!”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一个小时后,电话再度想起,通话很简单:“我已经请完假了,赶紧帮我打个车过来吧,就在中远的基地,你知道吧?”

    13:30 中远三林基地

    我的车比预定时间晚到了两分钟,曲波已经等在了中远基地的大门口,与他在一起的还有他的天津老乡周麟。两个人身上都穿着鲜艳的红上衣,只不过周麟的是一件国奥队队服,曲波却是一件耐克的休闲服,那时我还没有理解两个人穿着差别的含义。

    曲波的东西很多,两个大件行李,还有N个小包,而周麟只有一个随身的运动包。

    “我回家了。”搬完行李上车之后的曲波对我说。

    然后他对司机说:“先去虹桥机场,送他。”他指了指周麟,“然后去静安宾馆。”转过头来,他望着我:“我订了明天回天津的机票,今天在上海市里休整一天,购购物。”

    车子开动时,天空突然下起了雨,曲波叹了一口气:“怎么下雨了,真烦。”周麟在一旁算计着什么时候去武汉与国奥队会合,曲波则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车开了一会儿,他突然没头没脑地对我说:“我这次回家之后就不回国奥队了,回天津呆几天之后我就回青岛向队里报到。”停了几秒钟,他咕哝了一句:“我的国奥征程提前结束了。”

    “沈指昨天找我谈话了,谈的就是去韩国的名单里没有我的事情。”看着车窗外雨中的街景,曲波说,“沈指告诉我有两个选择,可以继续留在国奥队当中训练,也可以先回地方队训练。我的选择是先回地方队训练。”看我看他的眼神有点异样,曲波马上说:“看什么,你别以为我是在闹情绪,做出这样的选择我有我的道理,绝不是和队里闹情绪。对于沈指的决定我完全理解,真的不是在唱高调,现在的情况下我最好的选择就是离开。”

    接下来,曲波不再谈国奥队的事情,我开始和周麟闲聊起关于中超的话题。而曲波则百无聊赖地看起自己刚刚买的便携式DVD,片子有点老,是香港的《黑白森林》,一旁的周麟取笑曲波:“这部片子将来我都可以给我儿子讲故事了。”但曲波依然看得津津有味,似乎真的被黄秋生的表演吸引进去了。

    15:30 静安宾馆

    送走了周麟,出租车又把我们带到了静安宾馆,此时计价器已经跳到了160元,这相当于从浦东机场开到市内的距离。在下车时,曲波犯了当天的第一个错误,他把自己DVD的遥控器落在了出租车上,上海的士司机很规矩,一直追着我们送进了大堂。

    一边办理入住的手续,曲波一边给我介绍:“这个酒店是西班牙风格的,房间虽然旧点,但特别舒服,去年我陪我父母和舅舅到上海玩的时候,就住在这里,很舒服。”

    曲波没有说错,虽然房间里的设施略有些陈旧,但宽大的房间,考究的家俱都在提示着人们这家宾馆曾经拥有的地位和品位。不过曲波却显得有点心不在焉,只在房间里喝了一罐可乐之后,他就张罗出去购物。我听说过一些人会在心情不好的情况下选择花钱,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曲波今天的目的。

    就在我们走出宾馆的时候,曲波犯了这一天的第二个错误,他把手机落在房间里了,自己不得不急匆匆地又跑回去拿手机。

    16:00 南京西路恒隆广场

    据说这是上海最高档的购物商场,这里聚集了几乎所有的世界名店,广场大堂里的车展已经显示了这里的消费,一辆沃尔沃的XC90标价85万。

    曲波在这里继续着他心不在焉的状态,名牌商品并没有吸引他的注意力。在用让人吃惊的速度买下一件休闲西服之后,临走时他却把买好的衣服忘在了店里,惹得服务员要大声地提醒他,他才想起取走衣服。

    在LV的店里,曲波又差点再次弄丢了手机,接下来的过程里,我不得不暂时帮他保管手机。

    他几乎有点偏执地要买一款皮制的手链,但在走了几家商店之后,他又突然变得兴趣索然。

    他甚至开始不切实际地看起了各种高档家俱,全不顾自己的家远在千里之外。

    最后他放弃了买东西的想法,开始拉着我去喝咖啡,但一直走到5楼才发现,咖啡厅原来在一楼。

    就在下楼的扶梯上,曲波对我说:“别人可能以为这次我从国奥队走,会很怨恨沈指,但其实完全不是这样。我和沈指之间的感情还是像以前一样深,我和沈指在一起已经有5年了,没有他就没有我的今天,这次走对我们的感情没有影响。沈指在我临走时对我说的一些话让我很感动。他说他不会忘记我对这个队的贡献,他说真的很想带我去韩国,但各方面的条件不允许。我知道沈指不是在安慰我,他说的是真心话。”

    虽然沈祥福给了曲波两个选择,但其实对于曲波来说没有别的路好走,对于一个在队里打了四年主力的球员来说,突然发现自己打不上球,他很难再选择留下。

    “我理解沈指,他有他的难处。我只是一个球员,我需要考虑的只是从我个人的出发点来想的,而沈指是一个球队的主教练,他需要从整体上考虑得更多,不可能只为一名球员想。”停了停,他说,“更何况,我现在的状态太差了,其实早在西班牙集训回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有预感了,可能最后我要打不上比赛,所以最后沈指告诉我去韩国没有我的时候,我一点也不意外。像我现在这个状态,如果沈指带上我才叫奇怪呢。如果我是主教练,我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阎主席对我也很好,可能是因为世青赛时跟过我们队吧,他对我们队挺有感情的,昨天他还特意找我谈了话。”曲波继续说,“他给我讲了很多道理,他告诉我不要因为这次离队就降低自己的目标,要正确面对挫折。他说一个人定的目标有多高,就决定了你未来的成就有多大。他对我说,如果曲波你的目标只定在打甲A上,那么你最后可能连甲A都打不上。”

    说话间,我们来到了一楼的咖啡厅,但坏运气似乎并没有走,因为外面下着大雨,咖啡厅居然满坐。于是我们只好冒雨跑向马路对面的酒店。

    17:10 锦安文化酒店咖啡厅

    我和曲波一人点了一杯咖啡,曲波开始拨起电话,是打给青岛预备队的主教练杨为健的。在电话里曲波汇报了自己的行程,表示自己4日就到预备队里报到。他特意说:“杨导您放心,我到队里之后就是好好训练,不会给队里添任何麻烦的。”

    “从国奥队一下子到俱乐部的预备队,能适应吗?”我问。

    “没什么不适应的,我已经想好了,这次我得从头再来,踏踏实实地从头练起,先要在俱乐部队中打上主力。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求回队吗?我想先和球队磨合一下。这两年其实我一直在青岛队里打球不多,这对我的状态也有影响,现在我的第一步是先在青岛队打上球,然后才是国奥队、国家队。”曲波说。

    “现在想起来,我的2002年那段是太顺了,对我心态有一定的影响。我小时候就有一个梦想、一个理想。梦想是能够代表中国队打世界杯,理想是能够到五大联赛去踢球。2002年那年我实现了梦想,打了世界杯,也差点实现了理想,转会去了英超,没去成还是因为劳工证的问题。当时在回到国内时,我还在提醒自己不能骄傲,但是在平时的生活和踢球当中还是不自觉地把这种情绪带出来了,后来出的很多事都和我的这种情绪有关。其实这不是我第一次吃这种亏了,在我13岁的时候就有一次。当时我一直在参加成年队的比赛,那时候我就飘了,觉得自己的球踢得好得不得了,结果摔得很惨,这一次又犯了同样的错误。”曲波几乎是一口气完成了对自己的自责,看得出这些话他想了很久。

    咖啡上来了,曲波两口就喝干了,然后和我探讨起自己的技术缺陷:“现在我的状态,别说是沈指,就是我自己都看不上。回青岛队后我要从基本的东西练起,特别是一些前锋的专项技术。”我说:“你以前在禁区里的打门多有特点,可现在只剩下打飞机了。”曲波在一旁嘿嘿地笑。

    晚饭的时间到了,曲波开始张罗饭局,一起的还有他两个上海的朋友,但就在离开咖啡厅时,他再次犯了一个错误,没有结账起身就走,我一把拉住他才阻止了更为尴尬的场面发生。

    18:30 恒隆广场5楼鹭鹭餐厅

    “今天你们不许掏钱,一定要由我来请客。”一进包房,曲波就开始向两位上海朋友宣布。随后如果不是我们制止,他几乎要把这个餐厅的所有昂贵的菜式点完,我知道在这样的一天里,曲波是想花一点钱的。

    吃饭时谈话仍离不开足球,曲波说:“我们第一场比赛很重要啊,要是打得好的话,后面会很顺的,沈指在我们这个队上花了很大的心血,别看这个组很强,但我们不是没机会啊!”

    中国队在过去的25年里,国字号级别只赢了一次,是在2000年的亚青赛,而那次的进球者就是曲波。但再遇韩国队时,曲波却不在队里了。难怪在队里对曲波最看好的唐鹏举在听到曲波选择回俱乐部的消息后,脱口而出:“你小子,怎么不留在队里呢?”

    不过曲波却在做另外一种设想:“我临走时和沈指有过约定,我和他说,如果我在俱乐部训练状态有所恢复,我一定给他打电话要求回队。沈指也答应我了,只要我的状态恢复了,随时可以回队。”说到这,曲波又来了劲:“也许我们主场打韩国队时,我又回来了呢,也许我能在我们主场再进他们一个球呢。”

    这顿晚饭一直吃了两个小时,曲波整个晚上提出的最后要求是让上海的两个朋友带他去淘碟,他迷上了斯皮尔伯格的《夺宝奇兵》。他要晚上好好看看碟,然后睡个好觉,然后精精神神地回家。

    临分手时,曲波再次犯了个错误,他把手机又忘在了饭桌上,是最后走的朋友帮他拿出来的。 

《足球》 2004年3月01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国奥首发AB角之争:徐亮稳打左路 陆峰晋级中锋

李章洙:中国队实力进步很大 正常发挥韩国可以取胜

伊朗国奥队无法出线不是灾难 古汉:儿子是我的情报员

一言不发国奥沉默督训 阎世铎:“让我们一起见证历史”

利用韩国队左路软肋打开缺口 国奥疯狂演练两条边

曲波不言当年之勇 为队友鼓劲:没有我也能克韩

落选国奥转战国足 “弃将”金东张烁力争打主力

首入国家队郑斌信心十足 期盼队友杨晨早日回归

国奥成立特遣队驱逐谍报员 关键时候中国记者“告密”

出征韩国最后一天大雨封门 沈祥福再给队员描图抗韩

国奥冲击12强赛

国内足球

国内足球专题

国内足球人物

曲波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