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国内足球 >> 国内足球专题 >> 国奥冲击12强赛 >> 国奥行动
 
2004年5月08日15:55

屡败因为不够职业--游戏 聊天 香烟成国奥三害虫


  国奥队的失败在很多长期随队的记者看来是很正常的事情,“凭着这些缺乏职业素养的球员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成绩”。在记者与球员接触的这段很长的时间里,我们可以很轻易的发现他们身上的陋习,教练组对他们的了解程度比记者要深入很多,对这些现象不可能毫无察觉,但教练组的问题在于他们的软弱无力,即便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也仅仅是一种象征性的惩处,但就像徐亮和王圣被开除一样,谁都知道在正式比赛中他们还会回归,于是警示的结果是更加的有恃无恐。

    我们这里列举的仅仅是国奥陋习的一部分,公布的目的在于告诉读者一个真实的国奥,也许这些并不是失败的最根本原因,但却是一种精神状态的真实反映。

    罪责1游戏、聊天、香烟

    成为“三大害虫”

    2003年12月14日国奥队集训之前,王圣因为痴迷于电玩而被暂时除名。但是,在极度封闭的状态下,国奥队球员只是警醒了一段时间。到武汉拥有宽带之后,电玩再次成为国奥球员的“害虫”。与此同时,聊天和香烟也紧随其后,并列称之为国奥队的“三大害虫”。

    彻底兵败之时,说出这些东西似乎有些落井下石之嫌,但却直接涉及到中国球员的职业素养问题。早在去年8月的昆明,主教练沈祥福和副领队唐鹏举就对国奥队的电玩风气大光其火,并为电玩痴迷者进行排队。为了杀一儆百,当时有人建议将排名前三位的球员都除名,后来将绝对主力但排名第一的王圣暂时除名,一时让不少球员老实了许多。

    在毛家湾和上海备战的时候,由于条件所限,电玩暂时消声匿迹。在武汉,当长期的封闭集训达到难以忍受的地步之后,电玩之风又开始在球队内部盛行。晚上,很多球员都将时间交给了电脑游戏,甚至凌晨两点钟还流连忘返。等4月18日从伊朗返回长沙后,由于上午都没有训练,教练组召集的会议也非常少,电玩热度几乎到了沸腾的程度。国奥内部一度传出“电玩F4”,他们的造诣比足球可高多了。有的球员干脆玩到凌晨两三点钟才睡觉。教练组此前多次上午临时召集两分钟会议,阻止球员睡回笼觉,也是为了让球员晚上能够正常作息。

    除了玩电玩的球员外,一部分球员则喜欢聊天。不管是认识和不认识,都在QQ上进行语音聊天,并且乐此不疲。有的球员告诉记者,长期处于极度封闭状态,想在正常时间作息都不可能。一位球员甚至说:“教练组每天晚上都是凌晨一两点钟才睡觉,他们开会和在一起谈论事情养成了晚睡的习惯,我们也在成年累月的封闭中养成了习惯。”

    此前,听说最多的就是球员喝酒的情况。但是,极度封闭和缺乏必要的调整放松手段,让球员的神经一直处于紧张状态。在12强赛巨大的压力之下,很多球员都不得不寻找解脱的办法。于是,职业球员绝对不应该动的香烟成了他们追逐的对象。一位球员表示,抽烟并不是因为上瘾,而是因为实在没有一种精神寄托或者无事可做的缘故,何况香烟可以暂时缓解紧绷的神经。一位球员说:“这也就是在国奥队没办法的事情,要是回到俱乐部,我们不会再抽烟的。因为,抽烟如果上瘾确实影响自己的足球生涯和竞技状态,更主要的是影响自己的体能。”其实,抽烟不仅仅在这批年轻球员身上,职业球员抽烟的到处都是。

    还有一名国奥队的球员在毛家湾集训的时候,由于精神过度紧张和疲劳,每天晚上不喝啤酒就难以入睡,最后到了只有喝了啤酒才能入睡的程度。上述这些现象的存在,最主要的原因或者说罪责就在中国足协的长期封闭集训。当然,正像沈祥福说的那样,管理上要求松散了,球员也就管不住自己了。不少球员抱怨当年教练偷偷到房间检查作息情况,称他们连隐私和人权都受到侵犯。问题是,一旦教练组不采取这样的措施,球员房间内究竟发生了什么,教练组真的就难以知道,或者只能睁只眼闭只眼。

    游戏不是不可以玩,但必须有个度。聊天不是不可以,但也要注意聊天的时间。香烟和酒,应该是职业球员绝对不能沾的。当超过一定的限度之后,就会成为球队的“害虫”,就会影响球员的身体和竞技状态。

    罪责2新老球员

    水火不相容

    2003年4月份,当冯祺、徐晓飞、张晓彬和王华等人入选国奥队的时候,曾经引起了不小的骚动。而亚泰F4在国奥队的崛起,让老球员真正意识到了竞争的残酷性。老队员和新球员甚至老队员和替补球员之间,出现了一道“鸿沟”,进而影响了队内的团结。尽管沈祥福告诉记者,以后再谈论这个问题,但却不能回避。沈祥福当初的愿望是好的,利用新球员的冲击来增强全队的竞争力,从而激发所有球员的斗志。从毛家湾集训开始一直到桂林四国赛,我们也的确看到了这种好的苗头。但是,自从3月3日输给韩国队之后,曾经有过的美好印象没有了。3月4日回到武汉之后,老球员尤其是那些大腕开始在训练中对新球员或者一些性格温顺的老球员吹毛求疵。这在影响他们自信心的同时,也分散了球队的凝聚力。

    始终以大腕自居的部分老球员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罪责。即使像陆峰这样实力比较突出的球员,在训练中也受尽折磨。最后,陆峰都快哭着跟教练称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踢球了,陆峰实际上是国奥队中带球速度最快和带球最不容易丢球的队员。连他都遭遇这样的尴尬,何况那些没有地位的球员。

    王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3月3日被当成输球的替罪羊之后,训练中不少球员都看他不顺眼,只要一有失误,就会有人称他这不好,那也不好,这些事情都发生在训练中也就是记者的眼皮底下。最后,心理素质和技术都不错的王栋不得不败北,至今也没有建立起当初的那种自信。还有一名前锋,在训练的时候,总有来自其他老球员的压力。即使在他跑到最好的位置别人却没有意识到是最好位置的时候,责难也会落在这名球员的头上。好几次,这名球员只能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流眼泪。有着这样的现象,凝聚力当然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即使在主教练的眼皮底下,也会发生同样的事情,沈祥福的失误在于他没有及时制止反而助长了老队员的这种行为。在3月20日和马来西亚队的比赛中,上半场中国队1:0领先,中场休息的时候,守门员就责问前锋到底什么样的球才能打进。下半场,守门员和后防线却共同制造了失误,最终让马来西亚抓住了机会。当时,主教练并没有及时教育那名老队员,侧面助长了一种不良的风气。

    国奥队的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上述事情确实存在,老队员和新队员的沟通和融合问题值得所有国字号球队注意。

    罪责3从嘴硬堕落成

    两个字“服了”

    跟随这支球队4年,听到的都是谁也不怕,即使在彻底丧失出线权之后,我们听到的仍然是绝对不会输给韩国。但是,5月1日晚上深夜,几乎所有的国奥队球员都由当初的天不怕地不怕堕落成“服了”两个字。

    一支球队的教练信心来自于对球队实力的了解,球员的信心则来自于对自己实力的了解。2000年亚青赛和2001年世青赛制造的虚假繁荣或者暂时的繁荣,让教练组和球员都产生了盲目自信。这一点主教练沈祥福在5月2日上午已经承认,过度的自信使他本人都有些盲目。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一向嘴硬的国奥队球员竟然彻底“服了”。

    比赛结束后,主教练沈祥福在新闻发布会上第一次公开承认和韩国队相比,我们技不如人。总局局长助理肖天在赛后的会议上有很短的发言,主要意思也是称中国队和韩国队确实存在差距,但精神面貌不错,以后再找改写历史的机会。主管国奥队同时又是科班出身的足协副主席杨一民也在全队会议上公开称,输给韩国的确技不如人。

    而那些一直不把韩国队放在眼里,一直在怀念甚至梦想亚青赛一幕重现的国奥队球员,也不得不说:“服了!”这两个字从他们的嘴里说出来,肯定经过了一个痛苦的过程。在混合采访区和回到酒店之后,安琦和胡兆军异口同声称就是整体上不如韩国。而一向心理素质稳定和自信心很强的徐亮也不得不说:“服了,就是技不如人。”

    我们佩服这些球员和教练的时候,又不得不感到莫大的悲哀。亚青赛尤其是世青赛之后,我们的教练和球员就一直盲目自信我们的能力,认为已经到了彻底和韩国队决战的时候。杜威也曾经放言要在客场拿下韩国队,主教练沈祥福也始终不相信没有赢不下韩国队的机会。结果,两次失败最终将我们的自信打回原形。一位替补球员也对记者说:“看得很清楚,我们确实不如韩国队。”

    徐亮告诉记者,原来总以为我们有足够的实力和韩国队拼一下,但在比赛中我们控制节奏和比赛的能力的确不及韩国队。主教练沈祥福也对记者说:“打不过韩国队,我们的确技不如人。但是我们永远不会服输,在承认差距的同时,今后努力提高自己,总会有战胜他们的时候。”沈祥福称,从2001年之后,一直到12强赛正式开始前,他和球员都一直因为比较顺利而自信,但这种自信使对困难的准备变得有些盲目,最终失败之后才看到真正的差距。

《足球》 2004年5月08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阎主席大马督战 亚足联高官云集国奥为尊严而战

谢幕战杨君终于“扶正” 战大马国奥阵容再变脸

中马战主裁舒里希停哨一年 布佐向杨一民当面致歉

王栋姜波张耀坤离队 教练队员各有各打算

最后一仗不能再输 阎世铎亲自督战国奥

“元凶”舒里希受到严惩 印度“黑哨”被停赛一年

李承鹏:国奥X档案因为不好看所以很真实

刘晓新:沈祥福生于关系死于关系

客战大马“新人”首发 有机会打比赛当然会尽力

祥福平静总结中韩战 失误是对手两倍当然会输球

国奥训练调整为主 两场黄牌停赛张耀坤提前离队

国内足球专题

国奥冲击12强赛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