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国内足球 >> 国内足球专题 >> 国奥冲击12强赛 >> 伊朗-中国
 
2004年4月19日15:56

安琦: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别把我一人搞成罪人

李承鹏


    回来到达德黑兰国际机场时,安琦很认真地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我一定要记住这个伤心之地,中国国奥的希望是在这里破灭的”。

    安琦说我没哭

    输球后的第2天,有专访说安琦哭了,安琦很认真地纠正:“第一,我昨天晚上从未接受过任何人的采访,更没有像编电影一样,流着眼泪对沈导——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全队。我吃了饭,开了会,就睡觉了;第二,直到现在我没哭过,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不难过,我的意思是,国奥队的最后一线希望破灭了,全队每个人都难过,都应该为此说声对不起,别把我安琦一个人搞成罪人。”

    “那个球确确实实是对方在背后拱我,当时那个球在门梁上弹得很高,我只能转身仰头先去判断球,由于球有些往后转,我往后仰拿球时觉得后面有人使劲拱我让我移动不了脚步,当时的想法是控制住球,现在想来真有错的话就应该借他拱我的力量倒地,这样也免得死抗着裁判不吹哨。”

    “不过一场球赛输了肯定应该有人来承担责任,特别是在这样的比赛中,作为守门员,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安琦的声音很大,惊动得过往的旅客也在看他。

    张耀坤为安琦做证:“那个球绝对不是安琦的责任,我就在边上看得很清楚,对方在背后顶得很厉害,而且不属于正常冲撞的1/2球,何况在小禁区内哪有对守门员合理冲撞?”

    主裁说我没错

    就在安琦为自己申辩时,来自叙利亚的4名裁判在另一个柜台办理登机牌,与正在办理中国国奥队行李托运的中国足协官员们聊起天来。蔚少辉、刘希付、李飞宇很关注主裁判的评价,话题直接转入,但主裁判说:“你们所失的第一个球地点离我不到10米,我清楚地看到对方与你们守门员之间的身体接触过程——关键在于伊朗人先站好了那个位置,拥有了一个被规则保护的权益,你们的守门员在这个球上是失误的,他选位不好,对手没有犯规,所以进球有效。

    叙利亚当值的第一助理裁判离事发现场最接近,也证实了这一点。

    安琦对那个手抱球被对手截获的行为表示:“这是我做得不对,如果裁判吹这个球算进我认了。”记者在机场亲身听见叙利亚裁判向中国足协官员表达:“这个球其实也可以算进,只是我们认为伊朗球员身体离守门员太近,有侵犯之嫌,才没有判罚有效进球的。”

    沈祥福认为:“在这种时候不应该过分责怪球员,既然已经没有出线机会了,我们应该让他们以后保持良好的心态,不能再针对某一个人说什么了。”沈祥福第一个失球没看清楚,第二个失球则认为与安琦没有关系,但他承认那个手抱球表现出安琦太大意了,如果真算进,责任当然应该算安琦的。

    祥福说他会上

    安琦打开网页一看,获知自己成为这场比赛被批评最多的球员,“这个位置上,这么重要的比赛中,压力太大了,但我经历得很多,不会因为失球而废掉自己。”

    让人关心的是沈祥福还会不会继续使用安琦,毕竟这场输球把理论上的一些东西也击碎了,昨天记者了解到,沈祥福已和教练组通过气:“如果安琦自己信心没垮,就坚决使用他作为一号门将。”

    这对安琦来说是很欣慰的消息,他表示:“我会有信心的,我从来就有信心,下一场长沙打韩国我让对手一个球也进不了。”沈祥福说:“我们都打成这样了,我更要相信队员,如果这时候不让安琦上,对他一生都是阴影。”昨天一路飞回来,安琦看来已经从丢球中解脱出来,与唐鹏举、大坤、阎嵩等有说有笑,还在迪拜免税店购了物。

《足球》 2004年4月19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李承鹏:就像对青蛙标本扣扳机 愿麦纳麦不再来

国奥质量检验检疫报告 技术与力量摇摆的牺牲品

沈祥福:最怕下一场大崩溃 最严峻战斗还没开始

国奥连累到了国足?--杨一民怕崩溃更担心未来

伊万科维奇:这扇窗已打开 伊朗国奥以后称霸亚洲

杜威脚伤已经开始消肿:拼了 为了沈祥福指导!

目睹国奥狼狈相 韩国间谍不解为何还是右路出错?

国脚同情国奥:这些苦孩子!--失败让汉坚定想法

5.1主场力战韩国 胡兆军徐亮杜威悉数登场

成全伊朗打破恐韩症 国奥决定韩国命运

雅典奥运大门已关闭 国奥残兵败将回长沙

兵败德黑兰中国足协再次陷入危机 南勇首次公开批评国奥

国内足球

国内足球专题

国奥冲击12强赛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