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国内足球 >> 国内足球专题 >> 国奥冲击12强赛 >> 伊朗-中国
 
2004年4月19日14:56

国奥质量检验检疫报告 技术与力量摇摆的牺牲品

郝洪军


    沈家军的战车,磨合四年,还没抵达终点雅典,就抛锚于德黑兰。但是,这辆车没有完成既定的任务,其实并非简单的车的问题或路的问题。在中国足球的所谓宿命当中,所有的“逻辑”程序都会被破坏,它更像一个“炸弹”,早在四年前就悄然埋下了;而对沈家军这辆战车来说,只能在特定的时间与地点,与它相遇而已——“逻辑炸弹”这个词,最早来自于网络,指软件程序中人为加入的一段代码,这段特殊的代码,由时间作为触发信号,完成对软件功能的破坏作用。借用这个名词,我们不妨从国奥队球员个性、球队风格、用人标准等方面,看看这支球队在混乱的思维里,是怎样踩上这颗“逻辑炸弹”的。这个“逻辑炸弹”不拆除,被炸死的将不会只是国奥。

    个性“最后连速度都练没了!”

    沈祥福这支队可以说是最没特色与个性的国奥队。从曲波的命运,我们足以能看到国奥队对个性的扼杀。在沈祥福手下练了这么多年,曲波要适应361或者442,也要迎合343,结果呢?用国奥球员的话说,“最后连速度都练没了!”

    沈祥福手下这支国奥队,主要是以中青队为班底。四年多来,这支球队参加过亚青赛、世青赛以及大运会等洲际大赛,沈祥福一直信奉自己“以整体为中心”的战术思路,他过分强调“在整体的条件下发挥个人的特点”,并声称“这支队伍没有球星,靠的是集体的力量”。诚然,足球是集体项目,重视整体本来没有错,但夸大整体的力量,忽视个体的作用,这并不是一个足球唯物主义者所应推崇的。

    回首历届国奥,高丰文时代可谓含金量最高的一届。那届国奥队,不论是身高还是速度,在亚洲都有很大的优势。柳海光、秦国荣以及高升等球员掌握“制空权”,而朱波与麦超的“两翼齐飞”,也成了制胜的法宝。到了徐根宝入主国奥后,“抢逼围”是一种风格,而蔡晟与翟飙的“双高战术”,以及后来的“一高一快”战术,都体现着当届国奥队的特点。戚务生与霍顿时代的国奥队,对速度的追求也为人瞩目。庄毅、曲圣卿等球员一时成为亮点。从历届国奥队发展脉络来看,任何一届都没有忽视对个性的培养。也正因为这样,我们回顾沈祥福手下这支球队时,才发现它是最没特色与个性的球队。

    沈祥福带中青队时,最标志性的打法是361阵型,这也是一个引起争议的阵型。后来国奥队究竟是361还是442,一直纠缠不清。直到十二强大战中,国奥队又推出343。其实,对一支成熟的球队来说,阵型不是最关键的,重要的是每个球员是否能充分发挥出各自的特点。但是,沈祥福为什么又被阵型牵着鼻子走?说到底,这就是他“重整体轻个性”的思想在作怪。阵型落实到赛场上,就是三条线人数分配比例。在沈祥福看来,重视这个比例,就是机械地夸大协防、穿插、补位的作用。

    其实,从曲波的命运,我们足以能看到国奥队对个性的扼杀。曲波的特点是速度快,门前捕捉战机的能力强。他亚青赛上是“破韩”功臣,世青赛也攻破阿根廷队的大门。遗憾的是,他在沈祥福手下练了这么多年,曲波要适应361或者442,也要迎合343,结果呢?用国奥球员的话说,“最后连速度都练没了!”

    韩国人疾风骤雨,他们让国奥队失去了“速度”;身材矮小的马来西亚人,让国奥队在自己的主场,也失去了“高度”。国奥队是在低着头,对自己狼奔豕突的身影孤芳自赏时,终于在德黑兰被彻底关在了奥运大门之外了。

    风格技术与力量摇摆的牺牲品

    缺少科学的论证和理性的选择,国奥队注定要成为技术和力量“摇摆中”的牺牲品。

    一位足协要员在毛家湾说:比赛时,身体条件是第一位的,只要能跑,就能拖垮对手……诸如此类的训示,实际上是对技术足球的一种否定。

    关于中国足球走哪条路的问题,职业化之初,在国内足坛争议比较大。当时北方的辽宁队与南方的广东队,代表着“北派”和“南派”两种不同的风格:一派身体条件好,大刀阔斧,崇尚力量;一派身体相对较差,脚法细腻,崇尚技术。职业化后,南北球员交流频繁,这种争论也偃旗息鼓,但在国家级球队里,受主教练个人嗜好以及国际足球大趋势影响,中国足球的风格始终摇摆不定。施拉普纳提倡“豹子精神”,霍顿埋头“讲战术”,徐根宝钻研“抢逼围”,米卢玩的却是“心理学”……在我们徘徊摸索时,韩国钟情以体力、意志著称的德国足球,日本则看穿了足球的本质内涵,受南美足球的影响,坚决选择了技术足球。

    中国足球在技术与力量之间摇摆时,已经预示着对风格的背叛了。沈祥福的国奥队,只是在恰当的时间,对中国足球的“风格”做了一次演示而已。缺少科学的论证和理性的选择,国奥队注定要成为“摇摆中”的牺牲品。

    在沈祥福带队参加世青赛时,胜美国、平乌克兰、负智利,八分之一决赛1比2负于阿根廷。尽管在某些场次比赛里,我们打出气势,但技术与力量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世青赛后,有专家清醒地指出,沈祥福这批球员要进军奥运会,确定自己球队风格是至关重要的。甚至建议,中国人无论在经济、人种以及身体素质、速度与灵活性等方面,都接近南美,因此应坚决地走技术型道路。

    沈祥福在361、343或者442间摇摆,正是自己对球队“技术”的偏爱。可是,比赛是检验训练质量的重要手段。比如在中韩与中马比赛中,中场作为技术型足球的“发动机”,我们最多的时候,中场拥挤到五六名球员,但从两场比赛前锋球员颗粒不收这个角度来看,这台“发动机”已经接近瘫痪了。缘何至此?除了训练水平,球员在无序的训练中,无所适从,进而泯灭了创造性,这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从这个角度说,国奥枉走四年,把责任都推给主教练,并不公平。记得本届国奥队在成都毛家湾做最后的集训时,一度一日三练,增大训练强度,强化身体素质。当时,一位足协要员在毛家湾说:比赛时,身体条件是第一位的,只要能跑,就能拖垮对手……诸如此类的训示,实际上是对技术足球的一种否定。这种否定是一时的热血沸腾,还是来自科学详尽的调研?没人知道。人们最后知道的只是失败!

    用人聘任制掩盖下的长官意志

    阎世铎对沈祥福的姿态,实际上折射出的是足坛用人机制的长官意志。从沈祥福的经历里,我们看到最多的是足协多年来对他的青睐与扶持。确切地讲,沈祥福身上,寄托着足协多年来一种执著的理想,那就是用真正的本土教练,让中国男足完成一次“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夙愿。

    在2001年世青赛期前,据报载,阎世铎就曾向沈祥福表示:给你三年输球的时间,要打造出一支真正属于自己的中国队。2002年2月,为备战釜山亚运会,国奥队重组,沈祥福正如人们所预料的那样,被足协推到国奥队主教练的宝座上。

    阎世铎对沈祥福的姿态,实际上折射出的是足坛用人机制的陈旧,以及现有体制下无处不在的长官意志。沈祥福在国家队踢球时,前后待了六七年,后来到日本踢球执教,回国后又出任过职业队的主教练。接下来,又是国青队教练和国家队的中方教练组组长。按照中国足协挑选国字号教练的标准,沈祥福的确是一位理想的人选。他的经历不俗,但从经历里我们看到最多的,恰恰是足协多年来对他的青睐与扶持。

    确切地讲,沈祥福身上,寄托着足协多年来一种执著的理想,那就是用真正的本土教练,让中国男足完成一次“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夙愿。施拉普纳之后,徐根宝迅速成为过眼云烟。足协把戚务生当成一尊神像,让他身兼国家队与国奥队双重主教练。大戚倒下,沈祥福很自然地成了他的“接班人”。遗憾的是,不论是大戚还是沈祥福,他们上任程序很简单,不经过任何专家论证,或者走竞聘程序。首先,他们要绝对忠于“足协”,其次才看能力。正因为不向“能力”要成绩,而是向“忠诚”要成绩,阎世铎才肯拍着沈祥福的肩,“鼓励”他要有输三年球的“勇气”……

    当官的嘴大,依法行事,建立完善的监督机制也就成了一种奢望。沈祥福上任伊始,围绕他执教能力的争论,始终没有停止过。釜山亚运会后,国奥队没有完成进入前四的任务,许多人对沈祥福的排兵布阵表示质疑。但是,这并没有影响足协对他的信任,去年9月,国奥队打小组赛,又险些在叙利亚队面前翻船。当时,沈祥福的家底彻底抖搂出来了。雅典之梦破灭后,足坛一个名宿曾幽默地说:小组赛后,足协依旧死保沈祥福,这意味着,2003年9月,国奥队就被足协给淘汰了。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当中国足坛最热手的两支球队,国家队与国奥队主帅人选尘埃落定后,2003年5月,足协竟出台洋洋洒洒的《各级国家队教练选拔聘任办法》。同年7月,完成了国青队和国少队的竞聘。接下来又是马良行、王海鸣、高荣明和张海涛等人竞聘女足主教练。难道足协真要走科学合理的选拔人才机制?答案并不乐观。比如说,当贾秀全辞去国青队教练后,殷铁生没经过公开的竞聘程序,接替了贾秀全。

    看来,关于聘任制的几纸空文,是难以改变足坛长期以来形成的长官意志,以及不科学的用人机制的。

    出路洋教练无法拯救中国足球

    如果把希望寄托在外籍教练身上,或以荒诞的思维逻辑去操作中国足球,最后还会在家门口被撞个头破血流。

    是什么造成中国足球技战术风格摇摆不定?造成管理和用人机制陈腐落后?多年来,在奥运战略驱使下,足球决策者们一直以一种急功近利的心态,谋划着足坛的每一步运作。比如说,为国家级球队的成绩,“联赛为本”的思想被严重扭曲。这首先表现在联赛为国家级球队的训练和比赛让路,联赛被折磨得支离破碎。本届国奥队也一样,足协为给国奥队比赛让路,2004年中超联赛只能被推迟到5月进行。

    沈祥福的国奥队成为往事后,2008奥运会注定又要成为一个豪赌的舞台。

    有迹象表明,2008奥运会上,中国体坛将大刮“洋风”。国家体育总局极为重视2008奥运会的备战工作。男篮聘请哈里斯等两位世界知名教练执教,这实际是中国体坛“洋务运动”的一个信号。对于足球来说更是如此。日前,殷铁生入主国青,但这只是一个“假象”。国青马上要启动两年的德国留学计划,殷铁生的“使命”也仅仅是九月份的亚青赛,随后,国青队教鞭将转交给德国籍主帅。这也就意味着,这批2008奥运会的骨干球员,他们将在外籍教练调教下,去履行自己的使命了。

    随着本届国奥队使命的完成,中国足协一定会加快“洋务运动”的步伐。这是不是从一个泥潭挣扎出来,纵身又跳进另一个泥潭?

    从施拉普纳1992年来到中国,聘请外籍教练,几次潮起潮落。从“成绩”上看,只有米卢是成功的。其他几位几乎都是乘兴而来,狼狈而去。究其原因,很少有人去指责他们技战术水平的不足,大多认为他们对中国国情缺乏了解。但更重要的是,足协作为外籍教练的“雇主”,他们对本土教练与外籍教练水平的认定上,始终采用两个不同标准。比如说,本届国奥队,沈祥福尽管水平有限,但却当四年的“不倒翁”,而霍顿们哪怕稍有闪失,只能落个卷铺盖走人的下场。

    痛定思痛,面对2008奥运会,拯救中国足球的步骤很简单:首先,决策者们洗心革面,尊重足球规律,剔除官僚作风;其次是整肃联赛秩序,提高联赛质量。

《足球》 2004年4月19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沈祥福:最怕下一场大崩溃 最严峻战斗还没开始

国奥连累到了国足?--杨一民怕崩溃更担心未来

伊万科维奇:这扇窗已打开 伊朗国奥以后称霸亚洲

杜威脚伤已经开始消肿:拼了 为了沈祥福指导!

目睹国奥狼狈相 韩国间谍不解为何还是右路出错?

国脚同情国奥:这些苦孩子!--失败让汉坚定想法

5.1主场力战韩国 胡兆军徐亮杜威悉数登场

成全伊朗打破恐韩症 国奥决定韩国命运

国内足球

国内足球专题

国奥冲击12强赛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