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国内足球 >> 国内足球专题 >> 国奥冲击12强赛 >> 中国-伊朗
 
2004年4月05日13:47

国奥的仲春与深秋:兴高采烈的球员 冷若冰霜的主帅

管峻


    兴高采烈的球员,冷若冰霜的主帅,4月3日下午的岳麓山,中国国奥带来了仲春与深秋两个季节。经过4月2日魔鬼般的大运动量训练之后,国奥队教练组安排全队第二天前往长沙名胜岳麓山一带参观游览。岳麓书院———岳麓山———橘子洲头,两个小时便被国奥队尽收眼底。沈祥福说,劳逸结合是为了让国奥队以更饱满的精神面貌投入到下一阶段的训练中去。国奥队员领悟得很彻底,一块多一支的冰糕吃得不亦乐乎;反倒是沈祥福有些不懂劳逸结合的道理,一路严肃着脸孔,只是在和球迷合影时,才会偶尔礼貌地现出一丝略显僵硬的笑容。

    一边是冰糕,一边是冷面。

    岳麓书院

    岳麓书院是此行中最具纪念价值的景点,沈祥福建议国奥队在岳麓书院的牌匾下集体合影留念。安琦身材最高被排到了最后,结果他利用地利之便在后排装神弄鬼,逗得下面的杜威等人大笑不止,直到拍照时都还有队员笑出声来。沈祥福是不笑的,当然也许他拍照从来都是这样的表情。

    由于岳麓书院毗邻长沙多所大学院校,大学生可以凭借学生证免费到岳麓书院参观。4月3日又恰逢周六休息日,因此聚集在岳麓书院里参观、休憩的大学生人数众多。当国奥队一行出现在岳麓书院时,以大学生为主的青年球迷顿时兴奋异常,签名合影者络绎不绝。

    这无意中影响了国奥队员正常的参观。只能边听讲解员介绍岳麓书院的历史,边满足球迷应接不暇的签名要求。到了后来,讲解员的情况介绍只有沈祥福一个人在认真听,其他队员不是在给球迷签名,就是和球迷合影。

    按照岳麓书院的通常惯例,每每有嘉宾到岳麓书院参观后,每个嘉宾都会得到一本介绍岳麓书院历史的书籍作礼物。但是“书”和“输”谐音,使得体育界有个不成文的习惯,任何运动队都不愿意在大赛前收到书籍这样的礼物。经过湖南体育局有关人士的提示,岳麓书院最终放弃了送礼品的惯例。

    岳麓山

    岳麓书院就在岳麓山脚下,爱晚亭则地处岳麓山山腰。爱晚亭始建于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取唐朝诗人杜牧“停车坐爱枫林晚”的诗句意境命名。爱晚亭曾被日本侵略者毁坏。解放后得以重建,毛泽东重新题写了“爱晚亭”的牌匾。爱晚亭的秀丽景色,引起了国奥队员的浓厚兴趣,纷纷在毛体的爱晚亭牌匾下留影纪念。

    高明和路姜对爱晚亭旁商贩出售的枫木弹弓有些爱不释手。路姜说,北京香山枫树非常有名,但没有人想到用树杈制造弹弓,看到岳麓山有这种枫木弹弓,确实觉得比较希奇,也勾起了自己很多童年记忆。“可惜就是不能买。”路姜说,“这么大个子还玩,即便教练不说我,也会被队友嘲笑的。”

    一番留影之后,国奥队便匆匆忙忙赶往下一个景点。国奥教练陈金刚说,我怎么感觉和旅游团差不多,到了一个景点,根本没时间欣赏景色,照相之后就马上撤退了!

    国奥队乘坐的大巴车经过十多分钟的爬坡,抵达了岳麓山山顶的观景台,在这里可以将长沙市区和湘江一瞰无余。不少国奥队员不禁回忆起四年前在香港参加国际四国邀请赛时,利用比赛间歇参观了香港太平山,在太平山上,同样能将维多利亚港以及香港市区一瞰无余。

    队员想起的是当年的年少轻狂,沈祥福却很快回到了现实中:“感觉和这里太像了,惟一不同的是,四年前我们是一支踌躇满志的球队,因为我们获得了阿根廷世青赛参赛资格。而现在能否参加雅典奥运会,已经把自己的命运交了对手手上,还需要我们后面三场必须全胜的前提。”

    橘子洲头 

    因为毛泽东一首《沁园春·长沙》而闻名的橘子洲头,在湘江西岸,也在岳麓山脚下,这是国奥队观光的最后一个景点。

    经过两个小时的走马观花,还要在每个景点为球迷签名合影。国奥队员显得有些疲劳,当看到一个小卖部后,蜂拥着掏钱购买冰激凌。国奥教练唐鹏举看着弟子疯抢冰激凌的场面说,到底还是一群孩子,什么烦心事过眼就忘。他还时不时地嘱咐一些肠胃不好的队员:“少吃点这么冷的东西,小心把肚子吃坏了。不要耽误了明天训练。”

    另一边,沈祥福在镌刻着毛泽东《沁园春·长沙》的石碑前驻足很久,若有所思。导游看到后,便自告奋勇说可以朗诵一遍,让国奥队员一起感受毛泽东当年写这首词的意境。沈祥福点头同意。

    两分钟后,国奥队情不自禁地被毛泽东“舍我其谁”霸气深深地感染,沈祥福带头,国奥全体队员集体鼓掌。

    链接

    岳麓书院是我国古代四大书院之一,其前身可追溯到唐末五代(约958年)智睿等二僧办学。北宋开宝九年(976年),潭州太守朱洞在僧人办学的基础上,正式创立书院,宋真宗于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赐书“岳麓书院”门额,正式命名。嗣后,历经宋、元、明、清各代,至清末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改为湖南高等学堂,之后相继改为湖南高等师范学校、湖南工业专门学校,1926年正式定名为湖南大学至今,历经千年,世称“千年学府”。南宋朱熹在此两度讲学,明代王阳明心学和东林学派在此传播和交流,明清著名的爱国主义思想家王夫之在此求学。清代,康熙和乾隆分别御赐“学达性天”和“道南正脉”额。

《南方体育》 2004年4月05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国奥伤兵:孙吉:孤独的长跑者 王新欣:自己很倒霉

杨君广告拍出一身汗:一点都不比训练轻松

一样的阵容 不一样的训练 德黑兰战略与汉城一样

沈祥福终于“大彻大悟”:打大赛心态决定一切

伊朗群龙无首不战自溃?伊万科维奇不愿接烂摊子

重点打磨进攻三角--国奥德黑兰攻略:防反加定位球

国奥客战伊朗稳守反击 不会刻意防守要打出战术

沈祥福重担压向三前锋 客战伊朗进球任务给前锋

模拟韩国国奥队打法 湖南队要当国奥“陪练”

只给50张门票 中伊大战伊朗“拒绝”中国球迷

重拾边路进攻法宝 国奥演练两翼飞

国奥战伊朗德黑兰已无伤兵 主力伤员悉数恢复

国内足球

国内足球专题

国奥冲击12强赛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