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国内足球 >> 国内足球专题 >> 国奥冲击12强赛 >> “下下签”
 
2003年10月20日14:43

4分钟国奥“抽”入死亡之组 5分钟搞掂主客场制

傅亚雨


    由于本次奥运会12强赛抽签只抽队伍不抽签位,因此抽签仪式非常简短。从多哈时间18日下午5点16分阿曼足协主席马阿马里抽出第一个种子队韩国,到日本足协主席川渊三郎把第四档的最后一支球队阿曼送入C组,前后不过4分钟的时间。中国国奥同韩国、马来西亚和伊朗同在A组,同其他两个组相比,A组是不折不扣的死亡之组。 

    抽签当天上午,中国代表团的气氛还非常轻松,阎世铎、张吉龙还专门同国际足联副主席韩国人郑梦准在酒店大堂合了影,中国代表团谁都没有想到,几个小时之后,中韩两队又一次在亚洲大赛上碰面。即使是在抽签前一刻,张吉龙在抽签大厅还热情地同郑梦准打了招呼,张吉龙并不知晓,郑梦准将在抽签过程中专门为第二档球队抽签。

    由于下午2点有亚足联特别代表大会,阎世铎、张吉龙、赵金福和王彬都参加了这个会议,沈祥福则一个人在房间里休息。下午的亚足联会议进行得异常顺利,前后只进行了45分钟,张吉龙笑称这是他到亚足联20年时间里开的最短的一个会。本来大家想上楼休息一下,但也没休息成,因为到房间后一直在跟后方通电话商量世界杯预选赛的事情。5点05分,参加抽签仪式的中国代表团一行5人出现在抽签大厅外,国奥主教练沈祥福穿了西装,脸上的表情很轻松。

    亚足联并没有在抽签现场安排各方代表的座位,大家都是自己挑选。张吉龙作为亚足联成员坐在最前排,阎世铎等4人选择了靠里一列的第二排坐了下来,沈祥福拿着亚足联发的抽签表最后向王彬确认一下抽签的原则。随后各国代表们也开始陆续进场,马来西亚的两名代表坐到了中国代表团的前面,而伊朗代表则选择了中方后面第二排的坐位,韩国人选择了靠门的那一列,但位置紧挨着中国人,没想到这坐得最近的4个国家后来真的成为了同组的对手。

    5点12分,亚足联秘书长维拉潘上台主持抽签仪式,他首先介绍了抽签的原则和方法,强调抽签不抽签位,四个档次球队依次是各组中的1、2、3、4位。然后他介绍了抽签的四位嘉宾,负责种子队的是阿曼足协主席马阿马里,负责第二档的是郑梦准,负责第三档的是亚足联竞赛委员会主席塔基,日本足协主席川渊三郎负责抽第四档球队。5点16分,马阿马里把手伸进了前面的玻璃缸,抽签正式开始。他依次抽出了韩国、日本和科威特,他们分别位A、B、C组的第一位,随后最紧张的第二档抽签开始了。郑梦准第一个就抽出了中国队,看到手里的小纸条,郑梦准却笑了出来,此时中国代表团没有作声,倒是旁边日本和其他国家和地区足协的很多人“哦”地叫了起来,中韩怨家又碰面了。郑梦准此时又低头看了一下纸条,然后朝坐在第一排的张吉龙笑了一下。

    塔基还算不错,他把13支队伍中最弱的马来西亚送到了中韩这一组,而川渊三郎则给日本人带来了好运,他第一个就把第四档最强的伊朗抽了出来,A组呈现了中韩伊三强鼎立的局面,此时中国代表团人人面色凝重,客观地讲这一抽签结果对中国国奥来说应该是一个下签。

    5分钟搞掂主客场制

    记者傅亚雨多哈报道沈祥福回程的机票是定在10月19日多哈晚上,他此次来多哈参加12强比赛的抽签,主要原因是抽签之后同组的4支队伍要自行讨论比赛方式,如果没有这件事情,祥福很可能都不来多哈。本来祥福还担心19日4支队伍讨论赛程会用很长的时间,可能会耽误回程的飞机,没想到4支队伍抽签之后5分钟内就搞掂了赛程,主客场制成为了最后的比赛方案。

    当日本主席主席川渊三郎最后一个抽出阿曼之后,抽签仪式即宣告结束,与会的代表们都站了起来,12支队伍的代表分成三个小组攀谈了起来。坐在中国代表前面的马来西亚代表、亚足联竞赛委员会委员叶任强似乎对和中国分在一组很是高兴,他回头笑着对阎世铎表示这样就又有机会去中国了,阎世铎热情欢迎叶任强到中国来做客,“明年还有亚洲杯,你至少可以来两次。”坐在后面的伊朗足协秘书长、同为竞赛委员会委员的哈桑也上来同阎世铎打招呼,在王彬的翻译下,阎世铎同哈桑攀谈了起来。阎世铎表示,虽然中伊两队在12强赛中要碰面,但在比赛以外我们还是朋友,“你和伊朗队到中国来,我们肯定会给以最热情的接待”,哈桑也表示,伊朗会全力做好中国国奥队的接待工作,“体育和足球是两个国家增强友谊的纽带”,双方的交谈十分友好。

    此时,张吉龙也走了过来,沈祥福问张吉龙是不是现在就和其他代表讨论一下赛制的问题,张吉龙马上就张罗大家一起过来,他把韩国的竞赛委员会委员拉贾三铉拉过来,四方的代表站着就开始了讨论,本来张吉龙还想找坐位让大家坐下来慢慢谈,没想到从讨论开始到最后确定大家都不需要坐下来谈了。张吉龙首先表示了中国的意见:打赛会制,然后询问其他三个足协的意思,韩国和伊朗也都希望能赛会制,而马来西亚则坚持主客场。马来西亚代表后来表示,打主客场他们就可以到这几个国家走走,平时这样的机会不多,因为他们同强队碰面的机会太少。

    即使是希望打赛会制的中韩伊三队也有分歧,三方都希望自己能够承办一个循环的比赛,张吉龙再度询问马来西亚的态度,对方表示“按你们的意思办”,但中国、韩国和伊朗都坚持承办,意见显然无法统一,张吉龙快刀斩乱麻,“既然大家都要承办,那赛会制意见肯定是统一不了了,那就只能打主客场了,”祥福也表示同意,因为同组只有伊朗一支西亚球队,旅途不是主要矛盾。其他三个足协对张吉龙的表态都没有反对,赛会制就这样定下来了,前后讨论只进行了5分钟。

    亚足联此时也显示了其高效率的工作,正当中韩伊马4个国家的代表结束讨论还在交谈的时候,亚足联竞赛部主任卡罗已经把打印好的A组主客场制比赛的具体赛程表递交到了4个国家代表的手中。 

《体坛周报》 2003年10月20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捷克?日本?--足协启动应急方案 国足月底热身

国奥主客场无需折腾 产生影响的是与明年中超的冲突

沈祥福直面“死亡之组”:除了取胜我们别无选择

拯救种子应急方案实施难 请到强队钱从哪里去弄?

哈曼被迫向“东亚联盟”低头 撤回对西亚有利提案

体坛周报:两年 中国足球遍尝从天堂到地狱的苦涩

郑梦准的尴尬与阿曼足协主席的笑容形成对比

直击抽签:阎世铎开始掏烟 张吉龙鼓舞沈祥福

三年后还是一条好汉?足协鼓励祥子上演《终结者2》

国奥将士淡看分组形势--曲波:打韩国没压力

国奥冲击12强赛

国内足球

国内足球专题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