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国内足球 >> 国家队
 
2001年5月28日09:40

一个中国记者的愤怒

金焱


  25日,我真的愤怒。一个印尼记者当着所有中国记者的面说:“假如一个印尼出租车司机被华人打了,这里将有1000个华人被杀掉。” 

    去印尼之前,许多人跟我讲过印尼当地人反华之残忍,许多人也说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我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所有有血性的中国人必须做的选择。哪怕我的血流在雅加达街头。 

    25日前,我没有担心过在印尼的安全问题,尽管来之前,曾有各种报道说过印尼政局不稳,虽然这次不是排华,但是骚乱随时可能发生。说句公道话,印尼足协还是善待中国记者,尤其他们的足协主席阿贡祖籍就在中国台湾。阿贡先生也不想出现任何麻烦。 

    然而麻烦还是出现了。25日下午2时,印尼足协举行新闻发布会,中国记者都坐在前排,后面全是印尼记者。 

    新闻发布会开始后,印尼某足球网站记者起身向米卢提问,他的第一个问题就有很强的挑衅味,他问:“为什么中国足协没有把自己主场比赛安排在北京或者广州,而是选择在昆明?中国队只赢柬埔寨3∶1,只赢马尔代夫1∶0,为什么要赢印尼队5∶1?” 

    面对这种无理的问题,米卢以合理的方式予以巧妙答复。这位网站记者却越来越嚣张,接下来的问题完全与足球无关了,他说:“假如一个华人打了印尼出租车司机,这里将有1000个华人被杀掉。”后面的印尼记者马上哄笑了起来,主持新闻发布会的印尼足协公共关系部长埃迪逊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用一种商量的口吻说:“我们在这里不讨论政治问题。” 

    我全身的血都在往头上涌,脸憋得通红,身体有点发颤,米卢如何回答的,我都没有听见,印象里好像米卢没说什么,然后新闻发布会不欢而散。 

    我突然涌起一种强烈的冲动,我走向那位网站记者面前用英语向他喝问:“中国有选择主场的自由,北京要举行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主场不能使用,我可以告诉你中国有许多大城市,许多,你知道吗?”那位土著记者恶狠狠地说:“我恨中国人,我恨所有中国人。你们不要想活着离开这里。”我当即用最坚决口气回敬他:“你永远不要想去中国,你永远不用想去。”我甚至随时作好用最原始手段解决争论的办法…… 

    战斗没有发生。许多在场的中国记者劝我不要再冲动下去,甚至我的朋友———《雅加达邮报》记者阿维也说:“他们是一群没有理智的人,他们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你千万别跟他们继续争论下去。” 

    接下来的一幕更加令我愤怒,那记者走出新闻发布厅坐在沙发上后,我仍怒目以对,就在他面露怯意地回避我的目光把头偏向一边时,一个平时以爱国者自居、曾狂批过老米不出席升国旗仪式的中国记者,竟笑嘻嘻地凑到那印尼记者的身旁。我不知他们谈着什么,但我看见这两人一起哈哈笑着,我为我的同胞感到一丝悲凉。

《足球》 2001年5月28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与印尼记者斗气 米卢不谈郝海东

中国记者担心赛场外因素作祟

国内足球专题

“名记转会”起风波

冲击2002(小组赛)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