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国内足球 >> 国内足球专题 >> 中国足球圆梦2002 >> 精彩评论
 
2001年12月20日08:17

新华社5记者谈中国足球焦点话题之《出线篇》


  新华社北京12月20日电 

    悲伤和忧虑已成过去,中国足球终于在新世纪的第一个秋天把快乐还给了人们。中国足球永远是个说不完的话题。在2001年即将过去之际,杨明、马邦杰、树文、蔡拥军、汪涌等5位报道足球的新华社记者,就社会上关注的一些中国足球焦点话题发表各自看法。 

    出线篇 

    问题1:中国队顺利打进世界杯赛决赛圈是水到渠成的结果吗? 

    杨明:“水到渠成”是种带有官方色彩的说法,我基本赞同。因为,这是从宏观和全局去把握,突破了技术派狭隘的眼光,有历史的纵深感和厚重的文化意识。 

    除此之外,流行的说法有三:第一、米卢蒂诺维奇的神奇;第二、抽签的运气;第三、联赛的锤炼和心态的成熟。我以为,把这三种因素综合起来,就是教练、足协、球员和球迷几方面合力的统一,其中既又水也有渠的含义。 

    把整个功劳归于米卢,是浅显的幼稚。米卢的角色虽然是教练,但他最突出的作用是教师。没有米卢,中国队也早晚出线;但没有米卢的“快乐足球”理念,中国足球恐怕还会在精神上和痛苦为伍。米卢对中国足球的技战术改进不大,但他对中国足球理念和文化改良却贡献深远。扭转球员和球迷的畸形心态,在中国足球字典里引进“快乐”和宽容,这是弃“术”而求“道”的上乘境界,这是米卢的高明之处。但是,不能忘记,富裕起来的中国人已经学会远离焦灼,不管是球员还是球迷,已经厌恶痛苦和自虐;联赛的锤炼,自信的增强,足球管理层的成熟,这一切都为水到渠成创造了条件。如果说球员是水,球迷是渠,那么米卢只是引水入渠的指挥。面对仅隔了层窗户纸的不知流向何处的水和已经开凿顺畅的渠,他伸出“神奇”的手指,在临界处轻轻一点,顿时呈现河偃云清之势。 

    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草不幸地被好几届教练摊上;救活巨龙的最后一碗水如今端在米卢手中,依我看,这的确象个发人深思的寓言。 

    马邦杰:中国队这次冲击真可谓一帆风顺。在世界杯预选赛中,中国队的综合成绩在世界范围内都能列入前三名,这本身就有些不太正常。从4年前的磕磕绊绊、最后功亏一篑到这次的顺风顺水,中国足球能在短短4年取得如此长足的进步?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我感到中国队这次冲击成功主要是和对手实力太弱有关,只能说他们把握住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们把握机会的能力的确提高了,但总体实力的提高并不显著。水到渠成的说法容易让人感到:中国队的确具备了百分之百的冲击世界杯的实力,因而他们打进世界杯赛决赛圈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树文:这个问题我可以反问一句,以前我们冲击世界杯的时候,总是说“只差一步”什么的,那么,以前的这种判断是否说明我们的“水”至少到了“渠”边了,毕竟,距离以前每次只差一步的时间都不短,而这种时间对年轻的中国职业足球来说是很起作用的几年。 

    蔡拥军:出线不等于发展,这个道理一定要搞明白。出线只说明中国足球在多年的追求之后终于抓住了一次机会,并不说明中国足球取得了多么大的发展。应该说,前6次冲击未果有运气不佳的因素在里面,而这次能够顺利出线也跟运气非常好有关。所以,我们切不可因中国队首次获得参加世界杯赛决赛阶段比赛资格而“一俊遮百丑”,忽视中国足球许多尚待解决的问题。 

    汪涌:尽管从一定意义上来说中国队首次获得世界杯预选赛出线权,离不开自己的实力因素作保证,但是如果不是在日韩两个亚洲主要对手因是世界杯赛东道主而不参加预选赛,加之伊朗、伊拉克、沙特阿拉伯等强队又分到另外一组,客观上为中国队创造了非常好的条件。从实力上来说,中国队在亚洲仍然还不是超强队。不过中国队的实力在亚洲同档次球队略有下滑时,呈上升趋势,这也是中国队预选赛打得非常出色的原因之一。 

    问题2:阎世铎曾经说过,中国队出线并没有改变亚洲排名第五的现实。中国队这次冲击世界杯赛决赛圈成功,会不会昙花一现呢? 

    杨明:铁树开花和穷人乍富是两回事。积聚了百年之力的铁树开花是自然的事,但穷人想摇身一变成为贵族却是做梦。以世界杯赛出线而定位中国足球十分危险,如同中国人想用获诺贝尔文学奖来证实自身实力一样的认识浅薄。我以为,应该把目标定在世界排位上,即便象荷兰队那样出不了线,但假如中国队实力从亚洲第五变成第三,依然可喜可贺。这样,人们才不会寄希望于抽签和运气,才能够摆脱4年一次的焦虑,扎实地循序渐进,并进行可持续性发展的战略思考和部署。“处女膜”情结可以理解,但“更年期”焦虑却可以医治。开花的是铁树,不开花的铁树依然是铁树。狗尾巴花常开常败,有意义吗? 

    马邦杰:中国队论综合实力是不是亚洲排名第五,我不敢确定。以前一直是我们手下败将的日本队已经大踏步地走到了我们前面,正在向世界强队的行列冲刺。这是不争的事实。 

    日本人卧薪尝胆十年,培养出一大批中田英寿这样的选手。另外他们的青年队、少年队中还有一大批更年轻的“中田英寿”在摩拳擦掌。可以说在和日本足球的抗衡中,我们赢得了昨天的比赛,却输掉了今天比赛。而在明天的比赛中,我们的前景显然很不乐观。 

    米卢曾经说过,贝尔格莱德或者伦敦一个城市的足球场,比整个中国的足球场都多。如果中国不重视足球基础设施的建设和后备力量的培养,以后冲击世界杯赛的路程还将是布满坎坷。 

    树文:一个国家足球的持续发展,与其制度、基础和经济实力很有关系。中国足协认为的中国队亚洲第五,主要是从近年来的成绩为判断依据。但以综合实力,我觉得中国足球还可以继续前进几位。至于昙花一现,当年的朝鲜队才名符其实。专业体制与职业体制,区别就如同手工作坊和现代化工厂区别那么大,哪怕一开头作坊的成绩好些。 

    蔡拥军:中国队在亚洲的位置不会因为出线就有所改变,但是如果把握好参加世界杯赛决赛阶段比赛的机遇,就有可能对中国足球水平的提高起到促进作用。阎世铎在这方面的认识应该说是非常清醒的,但这是不是中国足球的整体认识,还有待观察。这次中国队冲击成功,应该说是各种因素共同导致的一个综合结果,但并不表明中国队就会在以后的预选赛中占到便宜,相反会成为目标。如果利用好这次参加决赛阶段比赛的机遇,不管是获得了经验还是教训,都可以为中国足球积累未曾有过的宝贵财富。 

    汪涌:尽管中国队此次出线有多种因素在内。但是中国足球总体的发展趋势却是向上的。尽管以后和日本、韩国、伊朗等老对手的争夺仍然还会十分激烈,但是中国队出线的希望和把握应当比以前更大。这首先得益于我们有比较成熟的联赛体系,引进的外籍教练和球员的水平也越来越高,后备队伍的情况也日趋好转,这些都将形成一种后发优势。从本届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的总体情况来看,中国队的年轻球员在与未来对手的抗衡中并没有处于下风。在连续几个年龄层次的梯队建设上,中国虽然比日本略差,但在亚洲还是具有相当的实力。 

    问题3:如何看待中国队在世界杯赛决赛圈的分组处境?得陇望蜀、打进16强现实吗? 

    杨明:蛇刚吞了4只鸡,立刻让它吞大象,现实吗?进入16强,是一个美丽但很天真的想法。的确,足球场上常有奇迹发生,小组赛一胜一平的预期并非荒谬,力争最好的结果没有错,但我以为,就中国足球的现状和目前的国民心态来说,媒体大肆宣传朝这个方向引导球迷,有点象股评家非把熊市说成牛市。 

    出线后,中国足球最需要的是反思和反省,需要以理智和冷静、深刻地剖析中国足球文化,治理中国足球环境,远离浮躁和急功近利,探讨中国足球的战略发展方向。但是,这样好的契机似乎在白白错过,上千足球记者依然爆炒花边新闻和米卢,视世界杯赛惟此惟大。这种现象令人担忧。在这样的情势下,我以为,刻意鼓吹进军16强是不对的,得陇望蜀中的“望”没有错,但得寸进尺中的“进”就有问题,因为,时机和时辰都没到火候。这样会更助长侥幸和急功近利心理,是对中国足球长远发展不负责任。在世界杯赛上,中国队要是分到“死亡之组”反倒是福音,因为,我们的任务是学习和取经,而不是扮演“猪吃老虎”角色。 

    马邦杰:有句话说得好:运气青睐有实力的人。中国队所在的第三小组被认为是个“幸运之组”,但这份运气属于巴西队和土耳其队。无论分在哪个小组,中国队小组赛3场比赛都是没有把握的苦战。打进16强应该是我们的奋斗目标,但千万不要因此而心存侥幸。虽然说足球是圆的,一切都有可能发生,但决定胜负的最根本因素还是实力。而在世界杯32强中中国队的实力如何呢?只需看看博彩公司开出的夺冠赔率表就能一目了然,中国队名列倒数第二。 

    树文:中国队决赛阶段分组处境只能说是不好不坏,抛开感情因素,我基本不会将宝压在中国队身上。但以中国队在韩国的准主场优势,加上一点点运气因素,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总之,对于这次世界杯之旅,中国人完全可以抱着胜亦欣然败亦喜的态度来对待。 

    蔡拥军:“抽”比“签”更重要。看世界杯赛决赛阶段分组抽签,应该把目光放在中国足球史上的这第一“抽”上,抽到什么签则是次要的。以现在中国队的实力,即便是和亚洲其他队伍同处一个组,能占到多少便宜?我看也未必。所以我认为,打进16强的目标有些不切实际,锻炼队伍、积累经验才应该是最重要的。当年中国国奥队第一次打进奥运会,也曾被人们寄予较高的期望,结果呢?3场比赛一球未进、只靠一场平局得到一分的结果,使该队得到的是“最没有进取心”的评价。这个教训已经够深刻了。 

    汪涌:竞技体育的魅力就在于它的不可预知性。如果简单地以以往战绩类推的话,那么中国队干脆就不要去参加比赛了。从小组实力来看,中国队与巴西、土耳其、哥斯达黎加等队不在同一水平线上。不过事在人为,巴西队实力强大,但是在一场比赛中状态的起伏、球员的投入程度、赛前的针对性准备以及身体状态等诸多因素,都会对实战的结果产生影响。米卢有着4次率队参加世界杯赛决赛阶段比赛的经验,并执教过哥斯达黎加队,应当说中国队是有机会进入16强的。

新华社 2001年12月20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国内足球

国内足球专题

中国足球圆梦2002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