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国内足球 >> 国内足球专题 >> 曲乐恒车祸 >> 最新动态
 
2004年3月11日16:17

张家不满判决结果:赔偿费过高 未体现人人平等


  妇女节那天的一纸宣判让“曲张官司”重新成为世人瞩目的焦点。沈阳市东陵区人民法院判决书下达的第二天,张玉宁的父母就从上海飞回了沈阳。本报记者于3月10日晚对张玉宁的父母进行了专访。

    “判决金额总体上偏高,”张玉宁的父亲张志毅开门见山地表示对判决结果并不满意,“我注意到法院在庭审后解释之所以判这么高是因为‘考虑到张玉宁有这个偿还能力’,但这又怎么体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呢?依次类推打个比方,如果比尔·盖茨出了类似的事,你会不会让他赔263万美元?”

    “判决书没有体现人人平等”

    记者(以下简称记):法院裁定了263万这样一个赔偿,看的出来您对这个判决还是有一定异议?

    张志毅(以下简称张):我已经看过了判决书,对于这个判决,我认为根本没有体现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基本原则。

    记者:能具体谈一下吗?

    张:法官在判决结果出来后对外说:“如果是一个农民撞人我们不能判这么高”,我想这句话本身就没有体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这根本就没有体现法律适用的统一性、一致性、合理性和公正性。

    记:2001年最高法院下发的关于精神损害赔偿的司法解释里,确实提到了要根据侵权人的责任、经济赔偿能力和当地的经济发展状况等来确定赔偿金额。

    张:考虑偿还能力,但是总要有一个度,不能违背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个基本的原则。从同情弱者的角度出发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不能违背法律的公正性,因为曲乐恒是人,张玉宁也是人。其实老曲家遭遇了不幸,我们也希望尽力地去补偿,减轻曲乐恒的痛苦。但一切必须有个度,必须依照法律公平的原则。这么高的精神赔偿费,根本就脱离了以前的司法实践,如果以后有更严重的类似事件发生,我想对那些将要承担巨额赔偿的人也不是公平的。一句话,法律不能因人而异。

    另外我觉得判决书本身的感情色彩也过浓了。举个例子,判决书里认为曲乐恒从小踢球,却因为这次车祸耽误了前程。但我想足球运动员有其特殊性,今天状态好,明天状态可能就差。罗纳尔多这样的球员也会受伤病影响,曲乐恒又怎么能预料到今后怎么样,就一定能成为中国有名的球星。假设一个小学生被撞了,我们绝不能推断说他明天就能当总统。判决书在此基础上,确定的赔偿金额,我认为也不可能公平合理。

    记:那你认为哪几项赔偿费用过高?

    张:反映到具体条款上,就比如误工费这一项,凡是懂点球的都知道,奖金是要根据你能否上场和球队成绩来衡量的,你因为红黄牌停赛,或者球队输球了,那么奖金就没了。怎么能够定性定量?这里边有一个变数,把几年的奖金给定性定量显然不合理。

    还有精神损失费,我想我们先要弄清一个问题。那天是曲乐恒自愿坐上张玉宁的车,一起去吃饭的。这和你坐长途汽车出去旅游出了车祸,或者和你走在马路上被人撞了不一样。你出去旅游,是买了票了,已经和运输公司形成了一种合同关系,另外本来出去旅游高高兴兴的,却被车祸破坏了心情,精神上受到了损失。但张玉宁当时是好心拉着朋友去吃饭,曲乐恒也是自愿的,这纯属一个天灾。当然这次车祸确实给曲乐恒造成了伤害,我们也诚心诚意地愿意补偿,但精神损失费不能不考虑具体的情况。

    再有就是残疾人用具费,这部分有53万,提到了轮椅、尿布,甚至还包括手套。用具费之外还有维修费,许多都是法律条款里没有的。最让人不可理解的是护理人员住宿费这一项,曲乐恒家原来提出的4.07万元,但法庭却判了10.7万元,比原告要求的还多。

    记:既然您对判决结果并不满意,那么现在已经确定要上诉了吗?

    张:现在我还无法回答你这个问题,上不上诉,还没有确定。我今天上午刚刚跟律师碰过面,还需要再和律师研究研究。“曲乐恒已经能走了!”

    记:无论怎样,所有人都希望这件事能够尽早地解决。

    张:我们也希望这件事能够尽早解决,毕竟这件事继续拖下去,对不能再踢球的曲乐恒和还在踢球的张玉宁都不利。但这件事能不能就此告一段落,我想也不是我们自己所能左右的,还得看事情的进一步发展。

    (讲到这里,一直在一旁静听的张玉宁的母亲唐女士终于也打破了沉默,以下简称唐)

    唐:刚才你提到这场官司拖了四年,我想大家都应该想想,原本是一场普普通通的车祸,为什么就拖了这么久。我想官司打到现在,曲张两家都应该理性地面对现实。曲乐恒已经伤了,我儿子也在精神上承受着巨大的负担,这已经是无法挽回的事实。但我认为曲家还是没有以正常人理性地去看待这件事。现在法院给出一个限度,过几年他们可能又对这个不满意了。

    记:这四年对你们双方都是一段很漫长的时光。

    张:真是一言难尽。我想车祸发生后,我们最难熬的就是他们喊我们“黑社会”的那段日子。直到今天这对我们的名誉损失很大,但我一直认为,这件事不能采用极端的方法。我也希望大家也都能用一种客观的态度来看待张玉宁,起码说将到精神损失,对方叫我们“黑社会”,我们也有巨大的精神损失。

    唐:我从一个母亲的感受出发,要给张玉宁鸣些不平。现在都讲人人平等,我儿子是一个球星,可他连一个被平等看待的机会都轮不上!叫他“黑社会”,这种心灵上的伤害就不大吗?我觉得这比肉体上的还要狠、还要深。我们对老曲家的伤害完全是无意的,但他们对我们的伤害确实有意的,而且完全是无中生有。但我们并没有用法律向他们讨个说法。你们现在看到张玉宁在场上风风光光,但他也吃的是青春饭,还一身伤病。儿子多少痛苦,只有当妈的知道。

    我了解到曲乐恒现在恢复得已经不错了。去年夏天,和曲家同住在春晖家园的一个朋友告诉我,说‘曲乐恒能走了’,他在楼下看到曲乐恒站在空地上,曲明书老伴拿着拐杖,曲乐恒自己钻进了一辆出租车。还有他们同楼的人说,曲乐恒自己扶着楼梯能慢慢地上六楼。

    (为了核实事实的真相,记者电话询问曲乐恒是不是“能走了”,曲乐恒回答:“他们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吧。还是那句话,我会对我所说的每一句话负责,甚至可以在法庭上当众对质,他们愿意的话可以到法庭上说。再说,即使我明天能跑了,与这个案子也没什么关系啊,所有的事法院会有一个公正的判决。”)

《球报》 2004年3月11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曲张车祸案”后续 曲张两家仍无上诉迹象

263万元张玉宁得挣一年 辽足球员:收场别闹了

张玉宁感觉亏欠曲乐恒:我会尽最大力量补偿

张玉宁只求快了结 心态平和玩《奇迹》

“曲张案”赔偿费出台 三大关键环节成争议焦点

国内足球人物

曲乐恒车祸

张玉宁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