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国内足球 >> 国内足球专题 >> 冲击2002(十强赛) >> 凄冷回顾
 
2001年8月12日13:17

光阴的故事(上):中国队冲击世界杯记实

唐元鹏

82年西班牙世界杯


  光阴的故事(代序)

    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

    忧郁的青春年少的我曾经无知地那么想 

    风车在四季轮回的歌里它天天地流转 

    风花雪月的诗句里我在年年的成长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一个人

    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等待的青春 

    发黄的相片古老的信以及褪色的圣诞卡 

    年轻时为你写的歌恐怕你早已忘了吧 

    过去的誓言就象那课本里缤纷的书签

    刻划着多少美丽的诗可是终究是一阵烟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两个人 

    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流泪的青春 

    遥远的路程昨日的梦以及远去的笑声

    再次的见面我们又历经了多少的路程 

    不再是旧日熟悉的我有着旧日狂热的梦

    也不是旧日熟悉的你有着依然的笑容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

    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回忆的青春

               ———罗大佑

    1982年1月10日中国1比2新西兰《青春》

    时隔25年,中国队第二次冲击世界杯。经历过十几年的停顿和隔绝,面对"不知有汉、无论魏晋"陌生异常的世界足坛,中国足球怯生生地重新迈步。 

    1981年,在广东籍主教练苏永舜率领下,中国队在西班牙世界杯亚太区预选赛小组赛中轻松出线,与沙特、新西兰和科威特竞争两个晋级名额。国家队中汇集着容志行、古广明、沈祥福、黄向东、迟尚斌、李富胜……当年中国球员中的精英。 

    虽然国家队中广东籍球员占据一半以上,让苏永舜受到“地域主义倾向”的指责,但在足球“风格”分为南北两派泾渭分明的当时,继承南派足球衣钵的苏永舜,坚定不移地高举起技术大旗。亚太区决赛,中国队六战三胜一平两负,自以为稳获出线权,解散放了大假。可是,1981年12月19日,新西兰理论上的出线机会,因为沙特队“放水”白送5球而成为现实。在积分和净剩球相等的条件下,中国队必须和新西兰打附加赛。 

    初涉尘世的天真的中国足球,第一次被西亚球队算计,在慌乱中重新集结,在1982年1月10 日的附加赛中以1比2败北,“只差半步”,被关在了世界杯门外。这也是中国足球离世界杯的门槛最近的一次。沙特队的无耻行径,遮隐了中国队自身的缺陷和不足。在此之前的比赛,中国队就1平1负于新西兰,在新西兰队队员高大健壮的身体和贴身肉搏的逼抢前,仅仅具有“技术”的中国队,被冲击得七零八落。 

    对于赛场以外因素的估计不足,以及对世界足球发展趋势的无知,让苏永舜的中国队在悲壮的色彩中落幕。而中国球迷还没有意识到,中国足球的苦难,还只是刚刚萌芽,要经过20年,吸干了我们的血泪,才能疯长成一棵烙满屈辱印痕的耻辱树。 

    1985年5月19日中国1比2香港《最后的抱怨》

    怒火照亮的夜空苏永舜远赴加拿大,容志行和他的志行风格一同退役,中国足球在沉寂中积攒力量。 

    两年后,希望的火苗又开始熊熊燃烧,中国队在1984年好像出现了好兆头。当年1月20 日,在尼赫鲁杯上,中国队战胜了3名主力缺阵的阿根廷队,举国欢腾,解放日报将获胜消息上了头版。李华筠与范·巴斯腾等并列国际足联“希望之星”,中国将承办首届柯达世界少年足球锦标赛,这都振奋着中国球迷尚未被蹂躏成泥的心。所以当曾雪麟1985年率队踏上世界杯之路时,没有人怀疑这支崇尚进攻的球队,能在小组赛中安然出线。

    1983年曾雪麟请缨接过国家队主帅教鞭后,并没有跟随当时注重防守反击的世界性足球潮流,而是选择了攻击性的战略战术。尤其是在世界杯预选小组赛主场对香港队的比赛,进攻不但是他唯一的选择,也是球迷一致的要求。  在大胜、狂胜的鼓噪和呼声中,国家队队员也信心满怀抒情言志:“出不了线就跳海”,但北京工人体育场在1985年的5月19日,没有成为狂欢的海洋,而是变成了愤怒的火炉。郭家明创造了以弱胜强的典范战例,奠定了他在香港足坛的一世英名。 

    在极度巨大的心理落差下,球迷的怒火焚烧着他们的理智,酿成“5·19球迷骚乱”。第二天,球迷要求和当时中国足协副主席年维泗对话,曾雪麟引咎辞职。

    曾雪麟收到了球迷寄给他的信,信中有绳子和弹头。文人和作家在以后的岁月里,对“5·19事件”进行了富有想像力的描写和渲染,而真正经历过这个夜晚的球迷们,则会在其后更加无望的岁月认识到,他们对中国足球,再也不会像当初那样还会真正地愤怒了。

    1987年10月26日中国2比0日本《闪亮的日子》

    在墨西哥春风得意的高丰文,成为国家队主帅是众望所归。作为日后国家队历史上任期最长的主教练,高丰文取得了国字号教头中最大的一次成功,但也给中国足球“创造”了次数最多的惨痛失败。  中国本土举行的柯达少年世锦赛,谢育新等超龄球员堂而皇之地代表中国队出战,高家军打进八强。高家军由青年队变身为少年队,再升格为国家队,高丰文开始为中国足球带来短暂的“骄傲”。 

    1987年10月26日,中国队在东京以2比0击败日本队,取得汉城奥运会参赛资格,这是中国男子足球队在世界赛场至今最好战绩。尽管在汉城奥运会上,中国队一战未胜、一球未进,荣获“最没有进取心球队”称号,但是高丰文还是作为罕见的中国足坛成功人士坐牢了国家队的帅椅。  虽然奥运会是世界二流的足球赛事,和世界杯的水平无法比拟,可中国足球在世界足坛,也只有这一点可以拿出来的资本了,喜悦淹没了高家军重体能轻技术的倾向,也让中国足球的决策者和球迷,对高家军的希望达到了顶点。直到1990年亚运会,中国队在家门口败给泰国队,高丰文才彻底让人们对他绝望。 

    1989年10月28日中国1比2卡塔尔《我所不能了解的事》

    1989年世界杯预选赛狮城决战,高家军在首战告捷,2比1胜沙特队的情况下,次战阿联酋队,在领先了88分钟的局面下,在最后三分钟内连丢两球。高丰文吸取了曾雪麟冒进的教训,对防守反击的迷恋,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在领先后企图保住胜果的保守心理根深蒂固。中国队已经在精神上提前崩溃,这一点,连韩国队主教练李会泽都看出来了,他说:“中国队根本没有取胜韩国的意志。”输韩国后,胜了最弱的朝鲜队,在10月28日最后一役,中国队和人口只有30万的小国球队卡塔尔队相遇,高丰文的脚,踏入了同一条失败的河流。 

    第二个“黑色三分钟”梦魇一样降临,仿佛是缠绕不去的诅咒。中国队苦苦保住胜利果实的努力,在接近跑道终点的时刻化为乌有。 

    此时中国队的失败,在中国球迷的眼中,已经丧失了悲剧的意味,莫名其妙,令人害臊。如此丢人地败给一个弹丸小国,让许多球迷无地自容,发生了若干起球迷因心脏疾病身亡的不幸事件。许多人从此对中国足球寒心。

     

86年墨西哥世界杯
85年北京少年世界杯
90年意大利世界杯

《南方都市报》 2001年8月12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国家队找到主场感觉:上千名球迷前来观看

国家队提早兵发沈阳 为十强赛埋下定时炸弹

国足直上沈阳幕后 米卢和中国足协开始妥协

十强赛:国脚抵达沈阳

国家队加大训练量 于根伟逐渐不可或缺

两大阵营吵闹集训地 只有球员支持“米核心”

国内足球专题

冲击2002(十强赛)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