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国内足球 >> 国内足球专题 >> 足协声音 >> 足协动态
 
2004年3月03日08:35

巨额亏损之下的中国俱乐部 中超上市方案胎死腹中


  中超上市方案胎死中

    随着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中超委员会的成立,另一个更具历程碑意义的中超公司也即将扬帆远航。但就在中国足协为中超委员会成立而弹冠相庆之际,却接到了一份来头不小的“最高指示”…… 

    据了解,由于中国足球的品牌度每况愈下,导致联赛整体收入和俱乐部经营越来越艰难。为了迅速扭转这一被动局面,中国足协除了隆重推出中超联赛外,也打起趁“改制”之机,借中超公司之名,欲整体包装上市,达到“名利双收”的目的。为此,足协曾在上海峰会召前夕,特地将上市这一精心规划的蓝图呈至国家体育总局,希望能得到总局的首肯。

    然而,国家体育总局对中超上市一事,却持反对意见。因为,现今的中国足坛比较混乱,上市还得从长计议。作为中国第一家“体育题材”的上市公司,也就是国家体育总局直属体育产业公司,中体产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原中国奥委会副主席)魏纪中说:“以中超现在的状况,能上市吗?首先足协、俱乐部的账就经不起审计。上市套了钱,俱乐部如何盈利,怎么保证股民的收益?”

    某中超俱乐部老总也认为中超上市是“荒唐之举”:“足协在中超委员会中埋下的一票否决权的‘地雷’同样会断送这个上市梦想。首先,根据中国现行的《证券法》,上市公司必须同股同权,而足协在中超中‘一股独大’的特殊股权地位何以处之?其次,中超经营开发公司与各俱乐部自行经营开发权的边界恐怕将来仍是一个纠缠不清的问题。最后,最根本的问题是各俱乐部目前收入的绝大部分来自母体(俱乐部老板)‘无私输血’,如果将来母体狠心断奶,目前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虚假繁荣将不复存在。”

    与上市背道而驰之亏损

    申花:

    每年亏5000万

     在十年甲A中,早期的申花俱乐部经营模式堪称楷模。每年的经营收入和现在差不多,球队胸前背后广告总能卖出好价钱。而现在,球队整体的支出大幅度上升,球队近两年每年要花掉一个亿以上。但收入没有增长,申花这两年每年亏损不低于5000万。

    中远:

    赔钱赚吆喝

    中远(国际)参与足球这3年,每年的投入都接近一个亿,而去年的投入更是超过了一个亿。同时,中远还花了一亿多的资金建造了浦东金桥基地,3年下来投入五六个亿。

    健力宝:

    投入1.3亿收回1400万

    2003年,深圳健力宝俱乐部一举投入了1.3亿元,这里面包括购买球队的费用。当年门票收入比起2002年要少了很多,俱乐部因为要宣传自己的产品和品牌,胸前背后广告也没卖出去。由于经营开发方面投入不足,一个赛季下来总共才收回了1400万。

    颐中:

    怎么可能赚钱?

    按照颐中大老板的说法,在过去的7年里,他们花了七八个亿。在经营上,青岛队乏善可陈,一年下来总的收入1000多万算是多的了。

    与上市背道而驰之经营

    电视转播权

    电视转播权收入的缺失也是俱乐部的通病。中国足协名义上拥有甲A的电视转播权,但实际上却被中央电视台享有。与此同时,各个俱乐部在电视转播权的收入上也是难以启齿。一般情况下,也就三四十万不等,甚至还有俱乐部免费“表演”。

    比赛门票收入

    一般情况下,主场上座率的好坏和球队成绩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如果球队成绩持续飙升,那么俱乐部的门票也就相当好卖。但总体来说,国内各俱乐部门票的年收入平均在200万左右。

    相关产品开发

    产品开发得再多,仍是卖不了多少。很多心灰意冷的俱乐部,干脆再也不打开发俱乐部相关纪念品的主意了,因为花钱购买产品的球迷少得可怜……

    其它广告收入

    球队冠名权,是最具有中国特色的称谓。球队名称上的广告载体属性,注定了中国足坛无法产生像曼联、拜仁、皇马这样的“百年老店”。“卖身”的回报相当诱人,仅此一项,一般俱乐部均能有1000万左右的收入。再加上胸前、背后广告和场地广告,基本上都有2000多万的经营业绩。至于到年底广告款最终能进账多少?某俱乐部负责人称,最多也就是对外宣布的50%!

    与上市背道而驰之产权

    产权混乱,体现在俱乐部与中国足协的关系上。俱乐部出钱出力产生的联赛,俱乐部自己却不拥有所有权(所有权事实上由足协掌握),当然也就没有管理权和经营权,而中国足协由于组成机制的制约,难以从根本上代表和维护俱乐部的利益。

    而在国外职业体育运动中,联赛所有权十分明确,属于参赛俱乐部自己组成的专门机构,如英超、NBA;也有属于项目协会领导下,由俱乐部和有关人士组成的联盟。虽然形式不同,但大多能代表属下俱乐部的整体利益,在行使管理俱乐部权利的同时,行为又受到俱乐部的监管。

    一位中超俱乐部老总气愤地表示:“以俱乐部目前的力量,无法监管足球市场以及足协这样的机构,无力真正规范足球产业的竞争。”

    与上市背道而驰之账目

    一位俱乐部总经理认为,无论在中超门里还是门外,最重要的其实就是钱:第一,俱乐部净资产要达到5000万。第二,每年经营收入要达到3000万。事实上,在俱乐部财务状况真正得到整顿前,足协要求的数字也许没什么实际意义———某些俱乐部做“假账”在中国足坛早已不是秘密。俱乐部的财务往往由当地会计师事务所审核,其真实性让人怀疑。

    中超规定球队必须盈利,但就中国俱乐部目前的运作情况看,这只能是镜中月水中花。相关的体育产品没有开发出来,球员的工资如野草般疯涨,转会费不理智地飙升。面对以上现实,俱乐部能盈利吗?也许中国足协会收到一份漂亮的财务报表,但那是母公司在流血啊!目前,中国足球俱乐部所谓盈利,往往靠的是关联交易———根据需要由母体公司直接给俱乐部划拨资金,或由关联股东买下俱乐部广告权益。

    原沈阳华晨金客俱乐部老总章健透露说,即使一些大俱乐部,收入也只能达到全年支出的15%到20%。

    申花和辽足都曾想上市

    郁知非和曹国俊都曾有过这样的梦:把自己的球队推到沪深两市或者香港创业板。关于上海申花欲上市的说法在1999年达到了顶峰。通过与整体效益不佳的申花集团“资产剥离”,申花俱乐部带入新的股份公司的资产“成色”很高。而曹国俊同样是在这一年,也萌发了上市的“冲动”。但由于辽足自身条件所限,再加上证监会关于企业上市有着极其严格的规定,辽足上市再也无人谈起……

    欧洲俱乐部上市很失败

    欧洲俱乐部兴起的上市浪潮似乎谈不上成功,圈钱的目的达到了,而给投资者的回报却并不显著。相反,美国几乎所有经营成功的体育俱乐部都没有上市,其绝大多数都是由私人家族所有,这并没有妨碍其成功经营、大把赚钱。

    天才学生与中超上市

    大学的校园里常见到这一等学生:鸿图大志,平时却不读书。有好事者问之,则曰:考试未至也,无状态,不如等考试来到,压力之下自会迸发天才。

    于是待到临考,这一等天才方才焦头烂额起来。复印笔记,通宵背书,甚或在考场上做一些不大不小的把戏;几天下来都是两眼发直,至于能否60分万岁,就只有天保佑了。

    想起这个例子是因为看到我们中国足球现任领路人阎世铎先生的中超运作目标。上市,一起上市,全部上市。上市当然好,上市是个聚宝盆;横比比其他上市企业,竖比比英超诸强和罗马、拉齐奥,横比竖比的结论都一致:无本万利生意者,上市也。

    找到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怎样付诸实施?小女子不才,攒眉学习了半天,竟是没找到一个具体实施计划。俱乐部老总们几乎是苦苦哀求了,“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职业足球的经营方案!”很遗憾,似这等一级机密,似乎还没有哪位人有这荣幸先睹先知。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一个逐步的成熟”,这没错,但,时间等人吗?靠着这么俩绝对实验性质的赛季,中国的足球俱乐部可能在一团迷雾之中忽然纯净澄清起来吗?

    “足球界的问题,社会上都有,社会上的问题,足球界也有”,这也没错。但,仅仅用一个空空然的“足球反映社会”来证明中国的足球俱乐部进入证券市场以后就会自动被激发出“天才”来成为规范市场的一员,是否如同希望平时不读书的学子在考试压力下突然全知全能一样太过不切实际呢?毕竟足球俱乐部作为一种特殊的企业,其上市的操作相对普通企业说要复杂得多,对企业内部调节机制,对企业风险管理的要求高得多;就算是在足球发展得相当成熟的意大利,也仅仅只能作为探索来实施,且不乏各种问题,何况是在足球职业化先天不足后天不利的中国大地上?纷纷乱乱的现实之下,没有措施空有展望的改革,谁保佑?

    市场并不是救世主,就像考试并不是天堂使者……

    中国足坛首位洋总经理的生意经

    中国足球俱乐部不好经营,欧洲各国的足球俱乐部又是怎样经营的呢?他们那里有没有亏损的俱乐部?有没有不善经营的俱乐部?他们那里的俱乐部是如何生存的呢……带着一系列的问题,记者日前与辽宁斯托克港虎星足球俱乐部英籍总经理史蒂夫取得了联系,让他结合自己近二十年的经验,讲述欧洲足球俱乐部是怎样经营和运作的。

    俱乐部必须控制成本

    记者:在欧洲,所有俱乐部都赢利吗?

    史蒂夫:有赢利的,也有很多亏损的。总体来说,亏损的俱乐部要多于赢利的。

    记者:为什么亏损呢?

    史蒂夫:俱乐部作为一个企业,它本身就有非常高的风险。如果经营不善的话,出现亏损也是很正常的事。当年意甲著名俱乐部佛罗伦萨就因为负债太多而被迫宣布破产,球队从甲级直接降入丙级。

    记者:俱乐部如何才能避免亏损?

    史蒂夫:两个办法,一是想方设法增加收入;二是在财务上严格控制成本,减少那些不必要的日常支出。

    球员工资不能太高

    记者:由于中国球员工资高得离谱,导致俱乐部每年至少有一半多的投入全进了球员腰包。欧洲俱乐部是否也存在这一问题?

    史蒂夫:是的。英超一些大牌俱乐部的工资比例也高达俱乐部总体收入的70%左右。但在他们发现俱乐部不赚钱了,或者入不敷出了,他们就开始着急限薪的事了。所以绝大多数的英国俱乐部的工资比例并不高。

    记者:欧洲一般球员的工资是多少?

    史蒂夫:英超球员的平均年薪为40万英镑,而英国的人均年收入为1.5万英镑,也就是说英超球员的收入是英国人均收入的26倍多。而在欧洲,这个比例已是相对较高的。

    经营必须多管齐下

    记者:在欧洲,一般俱乐部经营主要依靠什么?

    史蒂夫:电视转播权、门票和相关纪念产品开发以及球员转会。

    记者:电视转播能收入多少?

    史蒂夫:电视转播收入一般占俱乐部总体收入的20%左右,甚至还会更高。欧洲俱乐部的电视转播权有三块,新闻报道权(使用画面在3分钟内无需购买);赛事集锦权,超过15分钟需购买;还有比赛的现场直播权,它自然更不是球迷可以免费享用的“午餐”。

    记者:门票收入有多少?

    史蒂夫:门票收入一般占俱乐部收入的30%左右。收入的多少,主要依靠球队成绩的好坏。比如曼联俱乐部,仅门票收入最高时一年进账4100万英镑。在过去的半年里,曼联的收入达到了创纪录的7200万英镑,税后纯利也超过1700万英镑。

    记者:除了这些基本收入外,俱乐部还有没有其他收入来源?

    史蒂夫:投资到球员身上,在球场和市场两方面都能收效,回报率之高可能是其他任何生意都无法相比的。因此,一般英国俱乐部特别注重对青少年球员的培养,比如曼联仅U16这一年龄组,就有四五支球队。

    记者:您经营足球多年,最大的体会是什么?

    史蒂夫:要想经营好足球俱乐部,最重要的是保证各个赞助商的利益不受损失,并且还要想方设法帮助赞助商获得更多的回报。只有达到双赢,赞助商才能源源不断地把资金注入俱乐部,而俱乐部也可继续运营下去。

    记者:您认为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后,中超将以什么样的面貌展现在世人面前?

    史蒂夫:中超的前景是相当光明的。在中超创建初期,可能会出现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只要大家齐心努力,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届时,中超将获得前所未有的大发展。

《时代商报》 2004年3月03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最好连洗手间也安探头 足协新政引老总背后哈哈大笑

完善转让规定缩减转让空间 足协扮演“证监会”

中超赛程辽沈两队互相对应 共用五里河球场几成定局

“以国家队为中心” 中超推迟揭幕赛程支离破碎

足协声音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