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国内足球
 
2002年1月17日09:27

神秘人爆涉黑猛料:张建军妻子公司收到30万元?

张铁

今日《球报》扫描图片


  张建军妻子的公司收到30万元?

    绿城球员夏青被5万元收买?

    中间人忽访宋卫平 

    周一下午,浙江绿城俱乐部董事长宋卫平在前往上海办理一些生意事宜的路上,突然接到一神秘陌生男子打来的电话。

    这位男子在电话那头以一种十分低沉,并带有忏悔性的语气对宋卫平说:宋总,这几天我经常在上海的电视上看到你,深深为你的勇气所折服,我感到你真地是为了中国足球的未来……所以经过几天的思想斗争之后,我决定把一些我手头的证据跟你说,也向你道歉!

    沉默了一下后,这位男子就把他所说的证据如实告诉了宋卫平:我觉得真是非常对不起你,你们与中远队的那场比赛徐根宝通过我找到了你们的夏青,要我把5万块钱给了他……”

    与此同时,这位神秘男子还向宋卫平道出了另外一条重要线索:在中远与吉利的比赛中,有人给张建军的妻子开的一家公司的账号上汇去了30万元人民币。

    据了解,宋卫平与这位神秘男子并不相识,这位神秘男子也只是通过原霍顿的翻译谢强,才知道宋卫平的手机号码的。

    1月6日阎世铎结束杭州之行至今已有10余天了,绿城如约将那份令人关注的裁判员名单通过有关人员递交到了中国足协,可事情过去这么长时间,并没有任何有关中国足协将严肃处理这件事情的迹象,相反,当《新闻调查》前往中国足协要求采访阎世铎时,却吃了个“闭门羹”(注:到记者发稿时止)。

    当接到这个电话后,宋卫平非常高兴,他对记者说:“如果这些情况属实,那无疑将大大推动扫黑的进程……”

    在办理完生意上的事宜后,宋卫平拨通了那位神秘男子的电话,约他出来具体聊聊这件事。

    在约定时间,这位神秘男子来到了约定的地点。见面后,这位男子将提供这些线索的原因以及整个事情的经过做了更为详细的介绍。

    中间人杭州详数“实情”

    去年年末,《新闻调查》已经就扫黑事件做了一期节目,但这期节目播出后,反响并不是很好。在很多人看来,那期《新闻调查》的几乎全部内容早已见诸报端。而据记者了解,在那次采访,《新闻调查》已经拿到了那份裁判员名单,只是宋卫平在给该节目提供这份名单时,跟他们“约法三章”,要求他们在播出前一定要征得他的同意。这也为《新闻调查》继续关注“扫黑事件”埋下了伏笔。

    上周五,《新闻调查》一行再次来到杭州进行调查,以准备本周的节目。因此与这位男子谈过后,宋卫平首先想到了《新闻调查》。他马上与《新闻调查》节目组的制片人赛纳取得了联系。

    在得到这一消息后,《新闻调查》的记者马上赶到上海,在宋卫平的帮助下找到了这位男子。

    找到这位男子后,该节目组的记者先与他进行了沟通,在取得感情上的信任后,于1月15日凌晨1点左右开始对他进行采访。

    与此同时,宋卫平还拨通了新华社体育部资深记者杨明的电话,将这一线索告诉了他。当天晚上,新华社就发了一篇通稿,将这一情况做了一个简单的报道。

    在《新闻调查》拿到第一手的证据后,宋卫平采用速战速决的方式,将这位男子请到了杭州,请他与更多的媒体见面。

    周三下午,这位男子来到了杭州。抵达杭州后,宋卫平马上赶到他下榻的地方与他见面。在与这位男子一起就餐的过程中,宋卫平给他做思想工作,请他再与一些媒体见面。

    这位男子基本答应了宋卫平的意见,但同时提出了一个要求,希望能够是小范围的。当天晚上7点左右,宋卫平开始通知一些媒体:晚上8点半,在绿城足球俱乐部,与这位男子见面。

    出乎宋卫平意料的是,其他一些没有被通知的媒体也闻风来到了俱乐部,使人数一下子达到了失控的状态。见到这一情景,一位俱乐部的工作人员马上与宋卫平取得了联系。宋卫平以“突然有事”为由,在众多媒体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后,宣布这一活动被取消。

    等到全部媒体散去后,宋卫平、这位神秘男子、桂生悦等于22点30分左右来到了俱乐部一楼的会议室,在小范围内,请这位神秘男子介绍了相关情况。

    一见到这位神秘男子,让记者真是感到非常吃惊,这位神秘男子看起来不过20多岁,身高1米60有余,长得文文弱弱,看上去更像一位书生。他当时穿着一件米色西服,从西服的质地看,只能算是低档产品,可见这位神秘男子平日的收入并不很丰厚。据了解,这位男子小时候练过足球,但没有进过专业队,后在青岛颐中俱乐部干过一段时间,现正在经商,从事塑胶生意。

    这位男子看起来没有太多的顾虑,将情况再次非常详细地复述了一遍:

    5月17日,我跟徐根宝联系好了后,他叫我去某宾馆4009房间拿钱。到了他的房间后,简单说了几句,他就把用报纸包好,并用塑料袋装起了这每张都是百元钞的共计5万元人民币,随后交给了我,让我带给说好的绿城队员夏青。

    拿到钱后,我又一次与你们队夏青取得了联系,并与他说好,18日中午,在杭州汽车东站拿钱。

    第二天,坐车到杭州,在高速公路上,我与夏青再次通了电话。一下高速,我就直奔东站。大概在11:45分左右,我把这笔用塑料袋装好的钱交到了夏青的手中。

    谈起他提供的另一条证据,这位男子也把整个过程似乎说得非常清楚可信:

    我是通过我的一个亲戚的好朋友拿到这份汇款单的。这位朋友目前在该俱乐部财务部工作。

    夏青被宋卫平请到杭州

    周一,宋卫平在与那位男子见面后,拿到了由那位男子提供的手写的汇款方和收款方的名称及账号,当天晚上,记者也有幸亲眼看到了那张写在青岛颐中海牛信纸上的汇款方和收款方的名称及账号,同时,那张纸上写的汇款日期是2001年9月27日。

    为了求证这一线索的可信性,第二天上午,记者就通过北京“114”查询了北京中行朝阳支行的电话,在查询到银行的电话后,记者拨通了这一电话,将电汇凭证上的收款方全称和账号报给了接听电话的银行工作人员,结果那边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银行肯定不可能开这样的账号,这个账号是不是错了。随后记者再次拨通了北京“114”,请他查询北京建轩体育服务公司的电话,结果“114”服务员小姐告诉记者:查不到这个公司的电话号码。

    周二晚上,这位神秘男子又向宋卫平出示了该俱乐部汇款给建轩体育服务公司的汇款凭证,而令人颇感疑惑的是这张汇款凭证上的日期却是2001年9月21日。

    就当记者核实这一线索的过程中,被指明收了5万元人民币的夏青给绿城俱乐部董事长宋卫平打来了电话,他非常明确并十分诚恳地表示:自己绝对没有收到这笔钱,他甚至说,如果你宋老板愿意出来回机票及住宿费用的话,那我马上就飞过来,可以进行当面对质。

    宋卫平当场答应了他的建议,这名队员当天就赶到了杭州。

    周二晚上,在离俱乐部不远的百合花大酒店中,夏青不论是面对俱乐部的官员(其中一人是以前干公安工作的),还是面对媒体的记者,他都一概咬定自己绝对没有收钱,这绝对是被冤枉的。周三凌晨2时左右,宋卫平在与李书福、桂生悦、鲍仲良分手后,也来到了百合花大酒店进一步核实情况。

    中间人一口咬定将钱给了夏青,而该队员矢口否认拿了钱,在这种情况下,有人提出让这位男子与夏青当面对质。面对这样的要求,敢于面对电视镜头的这位男子,却死活不同意。

    另外,在听到这一消息后,记者仔细查询了那场比赛的出场队员名单,结果发现那场比赛夏青并没有上场。同时,记者还在当时的报道中查询到,该队员因有伤在身,比赛前,大家都已经知道他那场比赛不可能上场。

    中间人身上的疑点

    这个神秘中间人的动机是什么?当该男子给宋卫平打电话时,他说他因为钦佩宋卫平才站出来的。而当记者向他提出这一问题的时候,他说:我一不为钱,二不为名,只是感到现在宋总已经弹尽粮绝了,所以特意来无偿向他提供子弹的。

    与此同时,记者从广州吉利足球俱乐部副总经理鲍仲良处了解到,在吉利与该俱乐部比赛结束后,这位神秘男子曾打电话对他说,我这里有证据可以说明该俱乐部收买了裁判,如果你们要这个证据,只要你们出30万元,我就给你们。当时,吉利考虑到这一男子的可信度,并没有答应他。随后吉利因为这场比赛的一个他们认为有问题的判罚,上诉中国足协,而在这个时候,这位神秘男子并没有出现。在那件事过去三个多月后,这位男子又突然跳了出来,还说不要一点补偿……

    绿城俱乐部获得相关信息后,也曾有人到北京查找建轩体育服务公司,但最后也没找到。这个神秘中间人的话是真是假?谁是罪犯?谁是无辜者?

    看来也只有司法部门才能把它搞清楚了!

《球报》 2002年1月17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我们一定要坚定信心--新华社记者杨明细述打黑

上视惊曝名单 足协保持缄口--雾里看花说黑哨

收买球员的中间人临阵脱逃 众记者空等一场

陈培德疾言厉色 反黑哨再添猛火--浙江警方将采取行动

不让黑哨过好年 春节前全国体工会有望解决问题

法律专家指出:恶劣“黑哨”有被判处极刑可能

“上视版黑名单”石破天惊 张建军孙葆洁榜上有名

浙江绿城平局场次及裁判

张建军答复“黑哨”质疑:足协有规定实在不能说

足坛掀起“扫黑风暴”“黑哨”在角落里发抖

拒绝某俱乐部的贿赂 金哨孙葆洁曾遭遇黑打

魏纪中:司法机关有权介入足坛打黑

甲B

浙江绿城

国内足球专题

足协严惩“假B”球案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