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网球 >> 中国
 
2004年4月27日02:57

张德培要娶华人妻子 坦称第一次要留给新婚

郭梁


    接触

    我们在做2003年体坛大盘点的时候,有一个版叫做《走人》,说的是那些因为各种原因退役的人。

    退役的人太多了,所以我们选择那些有名的;有名的也太多了,所以版面紧张得很。于是,配发的大幅照片只能有一个。几番思量,我们最终决定用张德培的,“枪毙”了迈克尔.乔丹。

    那张图所记录的,或者正是张德培一生中最凄凉的一瞬——他努力地睁大眼睛,睁大含着泪的眼,面向观众,面向看台,面向过去,挥手作别。

    煽情的事儿,我们都腻烦了,于是说要搞笑。然而,那个以张德培为主打图片的《走人》版,虽然语言上尽量轻松幽默,却最终仍令许多人沉吟良久。

    1989年,十七岁的张德培就达到了他职业生涯的顶点,拿下了法网冠军;2003年,早已不再是风云少年的他,就是如此挥挥手,便走出了赛场。

    “成名最早,成就最小。”想起来同时代的伟大球星如桑普拉斯、阿加西者,人们总喜欢这样评价张德培。然而遗憾或者尴尬,今后没有人再去评说了。

    不再有张德培们的体坛,依然平静自如,依然生气勃发。

    怀念,是正被时代抛弃的一群人的行为。只是,在2004年张德培再一次来到北京的时候,我们却发现,热衷于这种行为的人居然这么多。徐景科

    事业

    创办了体育公司

    离开了江湖的纷争,却离不开江湖的生活。

    张德培退役后越发忙碌了。本月初,他来北京就是为了给自己的体育发展公司做一些商业推广。这次采访我才突然发现,原来过气的张德培在中国球迷心中还如此有人缘。

    网球给张德培带来了无数的金钱和荣誉,当然也有无数的遗憾。“网球和家庭都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部分,我永远不会离开它们。”如今,退役之后的张德培创办了自己的体育发展公司,而公司最主要的发展领域之一就是帮助亚洲小球员登陆国际赛场。同时,张德培的家人成为公司的重要成员,网球和家庭在此时得到了完美的结合。

    “退役的时候我就说过,我不会离开网球的,有人说‘网球是一项足以用一生去热爱的体育项目’,我特别赞同。我希望我能在亚洲帮助一些天才选手,我会在这里创办我自己的网球学校,让那些孩子去参加比赛,让他们走上成为网球大师的道路。”张德培说。

    张德培说现在自己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这个体育发展公司和与基督教会合作的张氏基金会上。当然,他的志向不只是网球,对于其他可以让平民参与的体育项目他也慷慨相助。“目前在美国,我们(张氏基金会)已经有了自己创办的两个篮球联赛,而且还会在西雅图开始举办一个排球联赛。”张德培介绍说。

    观念

    第一次要给新婚

    1972年出生的张德培迟迟没有解决自己的终身大事。连张德培自己也说:“这件事比我以前碰到过的任何困难都要难上很多。”

    为什么没有找到合适的伴侣,张德培的解释似乎非常简单:“我想这跟我的职业有很大关系。做运动员的时候,有一些女球迷来找我,而且我也动过心,但也许第二天我就因为比赛要离开,所以有些时候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

    张德培曾经在退役之前有过这样的想法:退役之后,第一件要解决的就是自己的感情生活,希望能找到自己一生的伴侣,“可当我离开赛场之后却发现,现在远比打球的时候更忙。”张德培对记者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有一点无奈,好像自己真是一个“问题青年”似的。

    对未来的妻子,张德培有非常高的要求。“我虽然已经不小了,但我不会因为这一点降低我的标准。我希望我未来的家庭能像我的哥哥和嫂子一样,不仅在生活中相互依赖,而且还对我,对我的家庭以及我们的事业都能配合默契。”

    在记者的追问下,张德培简单地讲了一下自己的爱情“经历”:“其实我也遇见过很多优秀的姑娘,但有不少是因为我觉得我配不上她,所以我也一直在检讨我自己,是不是自己还不够完美。我想我会不断完善自己,耐心等待她的到来。”

    说到婚姻的问题时,张德培甚至坦诚地说:“至今我还没有性生活的经验,我要把我的第一次留在我的新婚之夜,当然,我也要求我的妻子也是这样。”

    家族

    希望他能娶华人

    张德培能够取得辉煌的成就,跟他的父母,乃至他的整个家族都是分不开的。看过张德培打球的朋友应该有印象,在张德培的大多数比赛中,在场边往往都坐着他们一家子。

    比他大3岁的哥哥张君培曾经也是一个网球运动员,在1991年成为张德培的教练之前,张君培也一直在打球,而且还曾跟弟弟张德培一起参加过17项ATP巡回赛的双打比赛;他的父亲曾是一个研究化学的学者,但张德培在网球事业上取得成功之后,父亲开始专心帮助张德培打理商业事务;他的母亲与他的嫂子后来也一起成为张德培世界巡回赛时的助手。正因为如此,所以无论张德培的家人还是他本人,家族意识都非常强烈。

    “我也很想让他娶一个华人做妻子啊,”张德培的妈妈说,“当然我很着急啊,但这毕竟是他自己的事情,我想他能够自己处理好这件事的。”对自己未来的儿媳,张妈妈希望最好还是个华人:“我当然希望我们这个家族都是华人,说的都是中国话,所以我想99%会选华人。”

    我们为什么总要报道张德培?是否因为他有一张跟我们相似的脸,是不是因为他身上留着一样的血?

    是的,华人的“华”字,就是如此之重。

    这就是家族和血脉的意义。我们就可以理解了,为什么在美国文化中长大的张德培,身上仍保留着那么多中国传统观念。

    语言

    汉语只掌握20%

    张德培的父亲祖籍广东。张德培母亲是一个十岁的时候便移民美国的湖北人。

    尽管家人都是中国人,但张德培却是在地地道道的美国环境中长大,对中文的了解自然很少。

    “在退役前我就已经开始不断地跟我的家人学习汉语,平常在家的时候我也尽量用汉语跟家人说话,现在大部分生活上所用到的词汇我差不多可以跟家人交流了,但完全用汉语恐怕还做不到。”

    “毕竟从小就生活在美国人的圈子里,教练是美国人,一起打球的也是美国人,上学也接触的都是美国人,所以他一直没有太多的机会接受汉语,”张德培的妈妈说,“现在他自己也特别渴望能学好汉语,一是现在跟家人呆在一起的机会多了,二是我们还是非常热爱中国,希望今后能回到中国发展,进行我们的商业推广,帮助这里的孩子打好网球。”

    平日在家休息的时候,张德培最爱看的电视节目是一些肥皂剧,但是为了学习中文,他会挑那些带中文字幕的录像带来看。1998年参加上海喜力网球公开赛的时候,张德培还特意跟妈妈学唱了中文歌曲,并且在赛场倾情演唱,虽然当时大多数在场的观众听不太明白张德培到底唱的是什么,但他那种渴望接受中国文化的劲头还是让人感动。

    “他对汉语现在也就掌握了20%左右,不过他跟那些外国人学中文不一样,他的发音特别标准,而且学得特别快。我想除了家庭环境之外,中国人学汉语就是有天赋吧。”张妈妈说。

    爱好

    自称贪婪的渔夫

    张德培自己曾经说过,“我对钓鱼的爱好简直可以用贪婪来形容。”

    曾经有人问过张德培,打网球和钓鱼哪一个更困难,张德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网球。张德培说:“我不认为钓鱼是一种挑战自己、挑战别人的事情,钓鱼的时候从来不会失败,因为如果你钓上了一条鱼,那是上帝对你的额外奖赏;如果空手而归,你也不会失去什么,依然会很高兴。但网球不同,尤其在我进入网坛的前几年,我会为了一场比赛耿耿于怀很长时间。”

    临近自己退役的时候,张德培还成为了美国国家鱼类和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代言人,由于外出的时间比原来少了很多,张德培有更多的时间跟自己喜爱的动物呆在一起。“我从小就很喜欢动物,而且在我十几岁的时候就迷上了钓鱼,这其实对于树立良好的心态也有非常大的帮助。”张德培说。

    在自己位于华盛顿莫塞尔岛的家里,张德培还拥有一个能容纳240加仑水的大鱼缸,里面养着形形色色、五彩斑斓的热带鱼,没事的时候,张德培喜欢和自己的宠物狗“斯托克”一起趴在鱼缸前,静静地看着鱼缸里的鱼游来游去,“这的确是一种享受,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能让我这样放松。”

    钓鱼勾起了张德培早年的一些回忆,他还特别提到了彼得(桑普拉斯),“我曾经带彼得去钓过两次,他对钓鱼可真是一窍不通。”

《北京娱乐信报》 2004年4月27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张德培在京作慈善演讲“网球、运动与健康”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