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亞洲杯足球賽研討會在京舉行

匯聚媒體和行業力量 助推中國足球事業全面提升

2019年06月13日14:07  來源:人民網-體育頻道
 

亞足聯近日確認中國獲得2023年亞洲杯舉辦權,這是繼2004年之后中國再次舉辦亞洲杯。舉辦亞洲杯對於中國足球意味著什麼,又能留下什麼,我們需要一屆怎樣的亞洲杯?6月12日,以“中國足球新期待、新啟航”為主題,由人民網人民體育、新華網體育聯合主辦的2023年亞洲杯足球賽研討會在人民日報社新媒體大廈成功召開。

與會領導和嘉賓現場合影

人民日報體育部主任薛原,人民網體育部主任、人民體育董事長朱凱,新華網體育頻道常務總編輯王恆,中央電視台體育頻道節目部主任、著名足球評論員張斌,原中國男足國家隊球員邵佳一,北京八喜聯合競技足球俱樂部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郭維維,體育產業研究專家、關鍵之道公司創始人張慶,世界杯、奧運會等體育場館建設專家常雅飛,懶熊體育創始人韓牧,贏德體育總裁許紹連,人民網人民體育·人民足球總監彭元等領導和嘉賓以及數十位媒體代表出席了會議。研討會由新華社高級記者、北京市足協新聞委員會主任汪涌主持。

匯聚媒體力量、匯聚行業力量 助力2023年亞洲杯

朱凱開場致辭時表示,中國獲得2023年亞洲杯主辦權,是中國的一件喜事,也是一個大事。人民網人民體育作為研討會聯合主辦方之一,召集業內業大咖共聚一堂,希望大家從競技層次、媒體層面、文化層面、產業層面等,展開一次深入的探討,建箴言、獻良策,集思廣益,匯聚媒體的力量、匯聚行業的力量,為2023年亞洲杯的成功舉辦,為中國足球的改革發展大局謀新篇、建新功。

王恆致辭時從媒體的角度闡述了亞洲杯帶來的挑戰和機遇,他認為挑戰有三個:一是2022冬奧會之后,媒體的整體狀態如何﹔二是體育報道的海外傳播,如何讓世界更細致地了解中國的發展現狀,三是新的傳播形態,尤其是技術層面上。同時要抓住三大機遇:如何展現中國足球的全貌,如何提高中國足球人口,三是傳媒業如何抓住機遇培育好足球報道人才。

人民日報體育部主任薛原

薛原從自己的感受出發談了對亞洲杯的看法,他表示,中國在2004年曾舉辦過亞洲,國足在決賽中1-3不敵日本屈居亞軍,現在回頭看,那是中國足球曾經的高光時刻。以那一屆亞洲杯為高點,中國足球走出一個L型的軌跡,現在還在L型的底部做一個艱難的攀升。他認為,舉辦2023年亞洲杯,對於中國足球來說有三大作用:一是筑底或者筑基,目標有了要做好青訓﹔二是培土,從社會層面營造一個更好的足球氛圍﹔三是搭梯,辦好亞洲杯是中國足球往更好層面發展的一次熱身和演練機會。

新華社體育部副主任周杰因故不能前來,特意寫了發言稿,由汪涌代為宣讀。他表示,作為舉辦國,作為舉辦城市,我們能否賦予亞洲杯更多新的內容或借助亞洲杯對我們的城市、人文、足球文化等進行有效推廣。對於舉辦城市如何做好推廣,他建議,一是找准城市特點和賽事結合點,在結合點上發力﹔二是動員更多的當地民眾參與組織工作,使賽事變成這座城市的賽事,而不僅僅是組委會的﹔三是將已有的賽事城市巧妙地融入舉辦城市元素,使賽事打上舉辦城市的烙印,借助賽事講述城市故事,講好中國故事。

隨后進入熱點討論環節,與會嘉賓和媒體代表從各自專業角度出發,對國家隊競技層面如何備戰、亞洲杯遺產和如何助推中國足球產業發展等議題進行深入探討。

苦修內功巧借外力 國足在2023亞洲杯將有一番作為

6月7日晚,中國男足在廣州舉行的一場熱身賽中以2-0擊敗菲律賓隊,中國首位歸化國腳李可在此役首發登場,引發輿論熱議。作為老國腳,中國足協國管部訓練總監邵佳一表示,引進歸化球員是大勢所趨,除了巴西隊,足球強國幾乎每個國家隊都有歸化球員,之前葡萄牙隊的德科、佩佩都是從巴西歸化來的。他還援引上海上港主帥佩雷拉的話說,葡萄牙曾經擔心歸化球員會阻礙青少年足球的發展,但是出人意料的是,正是歸化球員的出現,助力了成績的提升,吸引了更多小孩走上足球場。

中央電視台體育頻道節目部主任、著名足球評論員張斌

此外,邵佳一表示,相對歸化球員,中國球員海外留洋更是必須的,不能閉門造車自己玩自己的,武磊加盟西班牙人是很好的榜樣,在未來希望能有更多的球員到歐洲高水平聯賽去踢球。他說,歸化和留洋不是短期目標,應該一直持續下去。

搜狐體育總監張藝表示,歸化是一條捷徑,但不能所有位置都靠歸化球員。要想提高國足成績,一是做好內功,二是借助外力。內功方面首先要把聯賽做好,2023年的亞洲杯也沒幾年了,要把整個聯賽的競爭氛圍搞起來,讓國內球員有更好的競爭環境。中國球員通過留洋能更好地提高自己,除了去五大聯賽,荷甲甚至是比甲都可以,如果有五六名球員在歐洲效力,國家隊在關鍵位置有了儲備,成績一定能得到提高。

許紹連表示,歸化可以做,但不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歸化上。近些年國內聯賽除了花高薪請外援,還請了大量外籍教練,中國本土教練幾乎沒有生存的土壤,本土教練帶隊能力可能確實存在不如外籍大牌教練的情況。但這裡面有一個此消彼長的問題,如果永遠不用本土教練,中國就永遠不可能有優秀的教練。同樣的道理,國家隊前鋒的臨門一腳之所以總是被詬病,因為中超俱樂部的前鋒位置幾乎清一水的被外籍前鋒所佔據,本土前鋒得不到鍛煉的機會,自然難以提高。中國要想從根本上提高足球水平,還是要踏踏實實把自己的事做好,不能頭腦發熱。

再次舉辦亞洲杯 需要多一點有生命力的專業足球場

目前國內專業的足球場不是很多,比較有名的有上海申花的虹口足球場和天津的團泊足球場。那麼,再次獲得舉辦亞洲杯的機會,會給我們帶來更多一點有旺盛生命力的專業足球場嗎?

人民網體育部主任、人民體育董事長朱凱

張慶斬釘截鐵的表示,肯定需要,毋庸置疑。此外,他從新功能、新模式、新技術三方面進行了分享。張慶表示,首先,新球場要在草皮質量、通風系統,配套設施為球員、球隊提供更好的服務,此外在交通接駁、無障礙設施等方面下功夫,滿足球迷的需求。此外,新球場在規劃、設計、建造和運營等方面,相對一體化,最好能提出一個標准,就像馬拉鬆的金、銀標那樣。第三,要把5G,物聯網等技術應用到新球場的建設之中,打造五星級智慧場館,讓球迷更好地享受比賽。

張慶認為,作為中國首都的北京,需要擁有一流的專業足球場,不僅僅承擔亞洲杯的比賽任務,更能成為這座城市標志性建筑,滿足人民群眾日益提升的足球消費需求。如果能夠將深受北京球迷喜愛、歷史悠久的北京工人體育場,翻建成一座符合現代足球需求、滿足北京這座國際大都市需求的專業足球場,必將使這座有著“雙奧城”美譽的國際體育中心城市更有魅力。遺憾的是至今北京沒有一座專業足球場。這也使得本屆亞洲杯的許多重要比賽可能與北京無緣。

邵佳一表示,專業足球場不僅給球員,也能給球迷帶來歸屬感,這是多功能體育場很難達到的,“對於球迷來說,專業足球場,就是我們的家,是足球文化傳承的載體。”作為北京培養的球員,邵佳一說,北京有中國最好的足球氛圍,希望借助2023年亞洲杯的機會,北京也能擁有一座專業足球場。邵佳一還從營收和球迷增長角度分享了一組數據,拜仁慕尼黑安聯球場是2006年世界杯場館,當時投入費用是3.5億歐元,每年比賽日的收入超過1億歐元,遠超其他俱樂部的3000萬歐元的營收。此外,得益於德國世界杯。沙爾克04的球場之前1萬多人,現在是6萬,球迷一下子增長了近5萬。

中國足協國管部訓練總監、前國腳邵佳一

常雅飛表示,專業足球場的建設,可以帶動周邊街區的商業價值,為城市經濟注入新的動能,更好地推廣城市。他說,倫敦有14座專業足球場,從這個角度作為國際體育中心城市,北京需要不隻一座專業足球場。他認為,像北京這樣一個大城市,超過2000萬人口,來自於四面八方,所有人都需要有精神意義上的制高點,或者需要一個場所,一座12人的家園,一個聖殿,把所有人團結在一起。一座有生命力的體育場能夠扮演這樣的角色。

亞洲杯如何推動中國足球產業再提升?

在“對足球產業提升”的環節,張斌表示,中國承辦2023年亞洲杯絕對不僅是一項賽事的獲得而已,還應該看成是中國足球發展的一個契機,對中國足球事業和生活發展都帶來提升,這也是產業提升的基礎。“我們總提是中國的亞洲杯,但這個比賽真正附載是在具體舉辦的城市上。” 他認為,2023年亞洲杯要充分體現城市的欲望、城市的價值和城市在一個國家足球發展當中的重要地位。

與會嘉賓深入討論認真思考

作為足球從業者,北京八喜聯合競技足球俱樂部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郭維維很有發言權,他認為,現在中國足球還談不上產業,中國足球應以亞洲杯為契機,向先進國家學習,確立自己的願景和理念,包括最基本的陣型和打法和青訓體系的建立。把這些最基本的東西做好,再談足球產業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韓牧表示,足球產業發展還需要更多人才(進來)。一個行業要發展必須足夠開放,不能自我封閉,對於體育行業來說,舉辦大賽是一個好的時機,能吸引很多優秀的跨界人才進來。北京商報主編張彬楠表示,據他觀察,一些大的品牌、大的企業正在不斷加碼體育產業,依附於大品牌周邊的供應商和服務商,包括很多小企業正在通過體育產業釋放的紅利不斷成長,這是特別好的現象。但總體來看,體育或者足球行業的發展模式比較單一,未來怎麼突破,還需要大家共同努力。

(責編:歐興榮、張帆)

推薦閱讀

2018俄羅斯世界杯
  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於6月14日至7月15日在俄羅斯舉行,這是世界杯首次在俄羅斯境內舉行,共有來自五大洲足聯的32支球隊參賽。【詳細】
世界杯賽程積分榜|射手榜|動態|圖片|視頻|評論|花絮

“人民體育 健康中國”馬拉鬆系列賽
  比賽由中國田徑協會、人民網和中跡體育三家聯合主辦,系列賽旨在以高標准服務全國廣大的基層跑步運動愛好者,讓更多百姓能參與到全民健身的浪潮之中。【詳細】
官網|公告|報名|日歷|報名|淶水站|北京站|跑者故事